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1183 背后故人

    等林三酒小心翼翼地摸近那扇门的时候,它已经自动合拢了。

    她刚一瞧见门上的透明窗口,立刻猫下了腰——等了两秒,听门后没有什么异样响动了,她这才从旁边稍稍直起身,将目光投进了窗口里。

    自打进了医院底层,视野中就一直充斥着驱之不散的浓雾;加上此时又隔了一层雾蒙蒙的半透明材质,几乎谈不上清晰度。即使她眯起眼睛仔细瞧了一会儿,除了半个隐约的、好像是人的影子之外,仍旧没有看出来什么线索。

    自从那半声叫之后,红脸人仿佛消融在了空气里一样,再也没发出半点声音。

    恐怖片的主角不都是这样的吗?

    林三酒将手放在门把上,有点儿犹豫地想道。明知道里头有什么不对劲,却还是要憨了吧唧地往里闯……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赶紧掉头就走。

    不过话又说回来,明智的人一开始也不会洗劫收费处。

    给自己罩上一层防护力场,一只脚牢牢地钉在门外地板上,又从企鹅社儿童立体书里撕下了一张老式防毒面具之后,林三酒觉得她把自己能想到的防御措施差不多都用上了。她不会像红脸人一样走进去,只朝内部扫一眼,一旦有什么不对,就能立刻缩回头。

    门缝渐渐张大了。这间房里就算开了灯,光芒也一定很暗;黑暗浓雾固执地纠缠盘旋在视野里,拒绝为她的目光让步。空气里隐隐夹带着一股化学物质的气味,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息。

    林三酒轻轻关上门,站在门外摸了摸自己的防毒面具。她后背上的汗已经干了,黏黏的,肌肉也很酸痛;但是除此之外,她好好的。

    她又一次打开了门,这次把门缝拉大了一半,好让实验室的灯光尽可能地照亮这个散发着药物气味的昏暗房间。只有医院内部的光能驱散暗雾,现在的视野果然清晰了不少;一张布满黑洞的脸不知何时从雾中浮了起来,正直直地盯着她。

    林三酒猛地吞回去一声低低的惊呼,险些在后退的时候撞到门。

    那张脸一动没动地悬浮在昏暗里,轮廓、五官都被侵蚀得含糊不清了;一股说不清是什么的感觉却猛地攥住了她的动作,硬生生地叫她的双脚停在了原地。

    她等了几秒,见那警卫始终没有动,好像看不见她似的,这才忍住心跳,探头进去仔细看了看。

    红脸人倒伏在门口不远的地上,四肢弯曲张开,瞧不出来身上有什么伤势。警卫站在他的脑袋前方,姿势很古怪就像一个人摔倒了,正从地上爬起来,只不过爬起来的过程被凝固住了。他半曲着膝盖,上半身前倾,微微扬着头,似乎被推门进来的人给吸引了注意力一样——但是即使与林三酒四目相对了几秒,警卫依然像个标本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好像是个死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警卫身上有某种东西,让她的胃里一缩一缩地十分难受,连冷汗都泛了起来。她很想进去看个清楚,偏偏一步也不能迈进去;考虑了一会儿,她下了决心。

    她不能进去,但她可以把这个警卫拽出来。撤掉防护力场的话,意识力应该还够当绳子用;只是在拉他出来之前,她需要把门先彻底打开,再用什么东西把门挡住,留出足够的空间。

    林三酒想到这儿,回头看了看狭窄安静的实验室。镶在地板上的长条金属台面,黯淡地排列在昏暗视野中;几台x光机沉默地立在身后不远处,仍旧站在红脸人把它们推开时的位置上。

    “它们太大了,能把门口都堵死。”意老师说,“怎么这儿连把椅子都没有?”

    结果还是不得不用上尸体——她把金属台下方的警卫尸体拖出来,打开门,把这个曾经也心怀希望的人用作门挡;整个过程中,她都没忘了要避开房间门口,尽量不与它对个正着。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她站在门侧,撤掉了防护力场。

    意识力从身体表面上褪了下来,就像是从海里站起来时,海水从身上哗然落下一般。当潮水消退时,林三酒同时也感到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背上。

    “撤掉了呢。”一个轻轻的、叹息般的声音在她耳旁说道。

    在这四个字传进耳朵里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那只手上猛地爆发出一阵不容抗拒的力道,将她一把推进了门里——门是朝右开的,被尸体挡住后,她自然而然地选择站在了门框左边;当她突然被身后的人推进门里时,她甚至没有一只左手来及时扶住门框,就踉跄着跌了进去。

    在这半个呼吸都不到的瞬间里,林三酒唯一及时做出来的反应,就是重新打开了防护力场——门“咚”地一声,重重地在她身后合拢了。

    “快出去!”意老师尖声叫道,“有东西在不断侵蚀防护力场,你的意识力顶多只能再坚持几分钟!”

    林三酒翻滚着从地上爬起来,差点一脚踩上红脸人的小腿;她猛扑向了门口、身子撞出了一声闷响,却怎么也摸索不着门把手。再一看,她不由屏住了呼吸。

    这扇门的内部光滑平整,与墙壁严丝合缝地拼在一起,连一个能够把指甲尖抠进去的缝隙都没有。她叫出金属拳套,拼命砸了几下门;她觉得自己已经把全身力量都用上了,但门上却只是多了几道划痕。

    “是门太坚固吗?”她脑海里闪过去一丝惊疑,意老师就喊了出来“不是门的原因!”

    那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

    门上半透明的窗口里,模模糊糊地多了一张脸。林三酒睁圆了眼睛往外看;此时她与那人的脸只有一门之隔,彼此呼吸喷出的热气微微地染白了窗口。不过即使视物如此不清,她还是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是你?”

    就像被水泡过的照片一样,卫刑的面容、色彩与五官都在白雾中微微化开了。即使是她把林三酒推进来的,即使她的神态叫人瞧不清楚,却好像仍有几分惆怅随着她的叹息一起穿透了门“对不起。”

    “为什么?”林三酒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

    卫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再过一会儿,气体就该进入你的身体了。我……我不知道,但那个过程或许会不太好受。对不起。”

    “什么气体?”林三酒使劲捶打了几下窗户,看着像亚克力一样的材质却纹丝没动;她的拳头好像中空的枯木一样,徒有其表罢了。“什么过程?”

    “并不会死,”卫刑像是听不见她的问题一样,只自顾自地解释道,就像一个小孩拼命辩白她犯的错并不那么严重“你并不会死,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

    这句话已经足够让林三酒泛起又一身冷汗了。她飞快地转身冲回了房间里,直扑向了那一个让她极不舒服的警卫;在面对面的距离下,她终于看清楚了——这个脸上布满大大小小的黑洞、身体好像枯枝一样萎缩下去的警卫,身上穿着的正是黑泽忌的衣服。

    冷汗、眼泪和一股胃酸同时泛了起来,一时间视野中什么都被冲散了形状。林三酒踉跄着走回门口,防护力场不断像被针刺一样酥麻麻地跳在皮肤上,每一下针刺,体内的反抗力量似乎就流走了一分。

    “是你……”她隔着门口,对刚刚扭开头的卫刑说道“你让那个红脸男人进来的?”

    “抓谁不好,谁叫他偏偏抓到了我。”卫刑苦笑了一声,顿住脚步。“这本来对你来说是一个好消息的……我也很高兴能用他替换你。谁知道你会闯进来,还成了通缉犯呢?”

    必须在“气体”彻底控制自己之前,让她放自己出去——但是她怎么可能会同意?

    “等等,我不明白,”林三酒脑子里飞转着,口中喊道“你……你是怎么骗他进来的?”

    其实在问话的时候,她已经把碎片拼接在了一起。卫刑为什么会想到要hu-i'lu女nc,为什么热切地想要进入医院底层“看望”女nc……都是为了让其他玩家——也就是林三酒,误以为她靠hu-i'lu发掘了一条捷径。

    假如红脸人没有在那个时刻抓走卫刑的话,她们二人当时正被数个玩家包围堵在收费处里出不去,加上又已经与女nc“拉好了关系”……那最佳的选择,当然是进入医院底层了!

    “要说服他我与nc关系好,花了我不少力气,毕竟他不像你,没有看见我hu-i'lunc的那一幕。”卫刑叹了口气,“你要是不在这里就好了……在确认他进了房以后,我本来可以转身出去的。但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出去?

    她跟着进来了?

    不过红脸人进屋时,林三酒一直盯着门口,始终没看见第三人进入实验室——不,不对。

    仔细一想,在某个时刻之后,她其实就看不见是否有人进来了。

    因为红脸人把几台x光机推到了一旁,挡住了不少视野。这也就意味着,卫刑刚才一直静静地站在x光机后方,看着她开门探头、搬尸体挡门……

    “我不明白,”她焦急地想要多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又一次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日乐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