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762 什么是自由?

    花生镇没有警***察局,也没有必要有。所有人都在电喇叭的指挥下生活,在摄像头的监视行动;即使晚睡觉时,枕边也依然有一双幽幽的眼睛。

    每一天早起床吃过早饭,大家会鱼贯而出,在楼长的带领下,以邻居小组的形式列队走向黑山。从居民楼到黑山的一路,都已经布满了镇警;等他们一个个汇报完毕、如果没有因为犯错误而被黑山带走的话,镇警们又会护送镇民们前去散步。

    当镇民们回了家,各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与吃饭以后,也没有需要镇警的时候了——除了街不断轮班的巡逻人员之外,其余的镇警们都返回镇政厅待命了。

    梦境是这样不讲道理:当林三酒与余渊一起朝镇政厅方向出发时,她不知怎么,是突然一下清楚了镇警们的秩序安排。

    “这种情况很正常,你别忘了现在我们其实还在做梦。”

    余渊抬手再次击碎一个摄像头,二人赶紧猫下腰,闪进了一家超市的矮院墙后。由于失去了作用,这家超市看起来至少已经有二三十年没有开过门了,积满灰尘的铁皮门布满了小孩子的手印和脚印。铁皮门下坏了一个洞,勉强可以容纳下一个人。

    二人从门洞里艰难地钻了进去,一头扑进了弥漫着浓浓灰尘气的空气里。幽暗的废弃超市没有摄像头,仅有的两扇窗户也全被木板封死了;余渊捂着口鼻,声音在掌心里闷闷地响:“这个小镇是你梦见的,所以你偶尔会有这种‘不知怎么回事是知道了某件事’的情况……即使平时睡觉做梦时,这样的情况也不少见。像我一开始梦见这个的时候,”他一边说,一边晃了晃手腕,“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明白了,我将要与一个人结盟、与一个人对抗。”

    余渊一边说,一边跟着林三酒向后方摸索而去;有了在超市住过一个月的经验,她果然在后方发现了一道似乎是员工区的门。

    在他们潜进超市之前,镇警们已经改变了战术,将所有人员都四人一组地分散开,在花生镇撒开了一张巨大的;如果老老实实顺着大路走,被镇警们围堵来只是迟早的事。

    他们卸下了h0u'me:n锁头,打开了以前曾用来运输货物的通道,然而没料到刚一推开铁门,一阵激烈枪声与一片子弹猛然撞了门板,“当当”激响声顿时震得人耳膜发麻——饶是二人反应极快、立时向门后一缩,林三酒还是差点被飞溅的流弹打肩膀。

    “外面有两组人,”余渊探出枪口,朝外轰然泄出一阵枪火,这才总算压制住了外面的火力。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回头喘着气问道:“你没事吧?”

    “擦伤了,”林三酒抹掉肩头的血,“好在是梦,应该没事。”

    “他们在这里,”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喊声,“快派几个小队过来!”

    对讲机充斥着电流声的模糊应答声,也很快传进了二人耳朵里——“收到,不要让他们有机会逃走!”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脸色都不大好看了。

    “必须得在他们增援赶到之前冲出去,”余渊咬紧牙关,肌肉将刺青鼓动起来,泛起水墨般的光泽。“四个人,咱们一人两个,总能解决掉吧?”

    林三酒没说话,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门。

    “你的准头怎么样?”她轻声问道,“老实说,我没用过几回枪,只是会用而已。”

    “那我应该你强,”余渊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第一个末日世界时,我是靠枪活下来的。”

    林三酒深深吸了口气。“那拜托你了,”她冲刺青男人一笑,“一定要速战速决啊。你躲开点。”

    余渊退了几步:“什——”

    不等他将话问完,她已经抬起了枪口,突突地朝门边铰链射出了一阵子弹。火星四溅,铰链果然接连断开了;她冲前去是一脚,大门嘎吱吱地朝地面栽倒了下去。

    林三酒吼了一声“掩护我!”,随即猛地扑了出去,猫着腰、一把抓住门后把手,将大门使劲重新拽了起来;不等门板完全立起,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倾泻出了火光,无数子弹尖锐地划破空气,朝她直直袭来。

    在她试图拉起大门的时候,余渊已经用枪火迎了远处那几个黑蓝色身影。二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配合得却极为默契;有了他的枪火压制,那几个镇警不由都乱了阵脚,在忙忙乱乱的躲避与回击,打出来的子弹也紧挨着林三酒纷纷擦了过去,总算有惊无险地没有击她。

    当铁门终于被她拽了起来、在“当当”声被子弹打出许多凹陷的时候,余渊也抓住了机会,将一颗子弹送进了一个镇警的额头里。

    “快来人啊,”一个镇警朝对讲机吼道,“他们抢了枪,我——”

    “砰”地一声,他身体被子弹力道打得朝后倒退几步,人与对讲机一起砸在了地。另外两名镇警似乎一下子慌了神,面色惨白,手步枪不断朝二人方向泄出一道火墙来——然而他们平时面对的只有手无寸铁的花生镇镇民,没怎么锻炼过的q-ia:ng法实在算不好;林三酒紧紧蜷缩在门板后,余渊也将身子收回门内,二人咬牙顶住了一会儿,彼此竟然都毫发无伤。

    当他们因为一时惊惶而打光了枪子弹时,也是他们的性命结束之时了。

    林三酒一扔门板,大步冲去,从几个人身又搜出来一些子弹。她将几条子弹丢给了余渊,回头张望一眼,朝他低声喊了一句:“走吧,镇政厅不远了!”

    “等会儿,”余渊低头看了看,“咱们先把他们皮扒了!”

    他说话时,伸手去拽那个镇警的制服扣子——林三酒恍然明白,急忙拖起尸体,将外衣匆匆扒下来两件;他们才刚刚披制服衣,巷口响起了急切繁乱的脚步声。

    用不着喊,二人对视一眼,拔腿跑。

    通往镇政厅的方向布置了几组镇警,并不走远,只是像鲨鱼一样来回游弋巡视着那条短短的街道,应该是正在防卫身后那一幢白色建筑。二人在街口一排绿化灌木丛后矮下身子,看了一会儿,不由都犯了愁。

    这条笔直的街道几乎无遮无掩,两旁又立着厚厚的铁丝电;镇政厅正坐在街道的另一头,与他们之间隔了好几组黑蓝色的身影。看样子他们只要一露头,先会被十来支步枪打成碎片。

    “先歇一歇,”余渊皱着眉毛说,“也许你的能力又会发挥作用呢?”

    “我不抱太大希望。而且它只是会促成巧合而已,”林三酒苦笑了一下,“有可能是对我们有利的巧合……也有可能不是。”

    满是刺青的男人叹口气,用唯一一只右手揉了把脸,将皮肤一片森林图案拽得微微扭曲了一下。

    “我想问你一件事。”林三酒压低声音说。两支步枪斜靠在他们肩头,金属凉凉地贴在皮肤,沉沉的分量里没有一丝生机。

    “什么?”

    “你……为什么会给我这个词?”她的目光在手腕划了过去,“你怎么知道这个词适合我呢?毕竟这个怪镇子是我梦见的……”

    “你对它不满意?”余渊没有回头,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街道,用气声反问道。

    “不……那倒不是。”林三酒透过灌木丛,在枝叶间隙望着那些来来回回的黑蓝色身影,过了一会儿才有些迷茫地开了口:“我不知道它想令我完成什么样的剧情线。难道要让我给这个镇子的人带来自由?换句话说……我,解放他们?”

    她顿了顿,又想起了施密的那一席话。她将那番话复述了一遍,胸尽是憋闷之意:“他们自己也说了,世根本没有什么绝对的自由,而且他们自己也并不认为自己不自由。那我要这个词来干什么呢?没有人需要我的帮助啊。”

    余渊终于转过眼睛,迅速地瞥了她一眼。他面布满了刺青花纹,很难让人看清他的神情;他回过头,低声道:“你被他的逻辑带进沟里去了。”

    “什么意思?”

    现在或许不是谈这个的时机,但林三酒却忍不住问了。

    “我出身的国家虽然很小,却曾在那个世界里被认为是人类史最接近理想状态的国度。”余渊没有直接回答,目光闪动,嗓音竟微微发起了颤。即使此时身处险境,他看起来仍然动了情绪:“我们以前那样注重教育,关注心灵成长;那时人与人之间联结紧密,彼此友善、敬重,人人心都有良知……末日一来,一切全都空了。一夜之间,人都死了……我的那些同胞们……算了,重点不是这个。”

    他低下头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看起来已经在末日流浪已久了,家乡毁灭时给他带来的痛苦却似乎始终没能淡化。

    “重点是,我们人人都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因此不会被那个花生镇镇民的逻辑带歪。”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攥住步枪,骨节隐隐发白。“你认为,什么是自由?”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日乐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