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703 季山青的战场

    703 季山青的战场

    “不错,非常具有迷惑性。 ”

    闪烁弥漫着浅金光芒的半空,传来了数据体平稳的一句话。“你们分散后各自使用的战术并不复杂,但是在它们的交互作用下,加时机和外部因素,导致这个情况正好落在了小概率事件范围里,因此你们成功了。不过,你们应该能想到这种局面只是一时的侥幸。”

    人偶师一言未发,一甩手,几个小小的什么东西啪地一下砸在了地;登时那几个小小的影子便立住了,打开身体、越伸越长,终于变作了形怪状、五官错位的人。他们的一双双眼睛骨碌碌四下一转,仿佛马要掉出来了似的——正是来自奥林匹克的宙斯。

    “如果我能随时切断你操纵人偶的线,你再多拽几个人偶都是没有用的。”数据体一边说,一边似乎在缓缓收拢它的身体。浅金光芒渐渐重新聚回了“池”,像是流进了空气的低洼一样;数据体转向了季山青的方向:“你又是一个什么呢?”

    礼包轻轻地笑了一声,“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人呀。”

    数据体难得地静了几秒。

    “人类是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开辟出一条路径,对我进行数据层面攻击的。你是根据这座城市里的人类资料,制造出了一个伪装吧?”它这句话刚一说完,林三酒猛然只觉眼前一亮,一时间瞳孔里盛满了一片浅金色光芒,像是一扇敞开的大门一样,任光芒直直地照进了自己的脑海。

    “他是什么?”数据体又慢慢地问了一句。与其说它提出了一个问题,不如说更像是在她的头脑里下达了一个搜索指令;即使拼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林三酒依然不由自主地被勾起了与礼包相关的一切记忆。

    这是一个被解析过后的生命,在面对数据体时的境况:全面开放,毫无反抗之力。

    “原来如此,是一只礼包吗?试图变成我们的礼包?”从数据体的话里,听不出一丝激动意外。“好,你可以继续了。”

    继续什么?

    林三酒刚刚浮起这个疑问,一低头,得到了答案:她原本已经停止了消散的身体,烟雾再次袅袅升腾起来,蚕食消融着她的四肢——要说与之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是这一次速度加快了。

    灵魂女王腾地跳了起来,居然是第一个有了反应的;它急急地一拽绳子,把林三酒拽低到身边打量几眼,一层层鲜红口腔都张开了:“喂,越来越少了啊!这样下去女娲还能认出你吗?”

    她连骂一声的心思都没有了;眼看着烟雾离自己的目光越来越近了,林三酒只觉热血冲击得她耳嗡嗡作响,眼前昏昏一片,几乎要被焦虑感攥碎了心脏——在这时,季山青回头望了她一眼。

    “姐姐,”他的长发从肩膀飘散下来,丝丝缕缕地划过了他白玉似的面庞。他微微眯起眼睛,朝她露出了一个清风淡云似的笑容:“你稍等我一会儿,马好。”

    林三酒一怔,不等她有所反应,只听不远处人偶师忽然凉凉地哼了一声;像听见了一声命令一样,数道黑影紧接着拔地而起,在空四散跳跃了开来——季山青立即回过头,轻轻在地板一按,身子朝塔外一跃,眨眼之间不见了踪影。

    “他这样扔下你跑啦?”灵魂女王尖尖地叫了一声,正好贴在林三酒耳朵边,扎得她脑子都疼了;大肉虫一松手甩了绳子,“我!”

    它话音未落,几个宙斯人偶已经先一步失了利——他们未等挨近数据体,被一股力量给远远扔了出去,纷纷砸在了白塔墙壁;墙壁非但没有如同预想之那样破碎四溅,反倒像是一张黏黏的似的,立即“捕捉”住了几个人偶,将他们牢牢地按住了。

    “你控制他们的线,我切断了。”数据体平静地说了一句。

    “有解析能力了不起吗?”在这一眨眼间,灵魂女王的“现实”能力也同时朝它发动了——“试试看没有是什么滋味吧!”;大肉虫的战斗数据并没有被解析过,“没有解析能力”这一现实汹涌而至,看起来竟多多少少地将数据体的反应拖得迟滞了一瞬。

    然而也只有一瞬罢了。林三酒和人偶师都知道怎么样破解它的能力,这个信息自然也早存在于数据体的资料里;半空那个深邃庞大的“池”只是微微顿了一顿,随即再次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林三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她身最长的部位——一双腿,在须臾之间被烟雾吞噬干净了;在她的目光里,她的小腹正一点点模糊了颜色,虚软了形体,荡漾成了一片新的烟雾。

    礼包说等他一会儿,马好。

    林三酒不知不觉地咬紧了嘴唇,近乎茫然地抬起了头。在她进入末日世界以后,她一直以最大的努力顽强挣扎,艰难求生——不,算连带她以前的人生,她也从没有过这样无能为力,只能将所有生存希望寄托依赖在别人身的时候。

    人偶师,灵魂女王,季山青……有的曾经是她最大的敌人,有的她曾经切骨痛恨过,有的她只想尽力叫他平安……命运把这样几个人推到此时此地,将她的生命沉甸甸地放在了他们的肩膀。

    因果真是妙的东西。

    她的目光有些模糊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被自己化散的烟雾遮蔽了视线。朦胧,数据体的方向又一次金芒大亮;几乎是同一时间,人偶师的漆黑影子向后一跃,一片松散飘荡的东西忽然在他面前张开了,犹如一片裙摆般迎风招展,恰好替他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金色光束。

    假如被那光束打了,或许他也要和自己一样被融化了吧?

    林三酒强迫自己不再低头去看她的身体,但烟雾飘散起来的地方,离她的头已经越来越近了。烟雾源源不断地挤进了她的视野,侵略着每一寸还算清楚的视线。在她使劲眨了眨眼的一瞬间,数据体骤然响起了一长串声音;这一次,她根本听不明白它到底说了些什么——它传递信息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类大脑对于信息的处理速度,第一个字符与第二个字符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细微,听起来只有一片“乱码”,仿佛是把所有信息都压缩在了一块儿以后传递出去的一样。

    这一次它向同伴传递的信息显然庞杂繁复得惊人,与刚才提示“遭受攻击”的简单警报完全不一样了。

    只是没过几秒,数据体的信息流传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如同响起时一样,突兀地消失了。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季山青的声气像一阵清风吹过水波般,轻柔地弥漫进了塔内。“你的同伴还需要多久才会赶到这里?”

    林三酒精神一振,刚要抬头寻找他声音的来源,蓦然间只见空高高跃起了一个身影;那影子浑身赤|裸,双手、两臂,都正灼灼地起伏着一片形态像火一样的耀眼白芒,直冲向了半空的数据体。

    她曾经亲身体会过一次那白芒的威力——那正是最高神的【求之不得的爱恋】。

    他还活着!但是,这样的攻击对数据体来说能有用吗?

    像是飞蛾扑火一样,在刚一接触到“池”散发出的金色光点时,最高神身登时熄灭了一切光芒,霎时又陷入了颜色黯淡的僵硬状态里。灵魂女王愤愤地叫了一声,正要扑去时,却见那一大片深邃的“池”骤然一晃,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后……h0u'me:n……”数据体断断续续地发出了几个字,像是一架没了电的录放机。“他的后……你……”

    林三酒眯起眼睛,这才发现最高神后背被掏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黑洞——说来讽刺,如果不是最高神给他们几人都编写了“眼镜”戴,她只怕根本看不出他有哪儿不对劲。

    “也轮到我给你讲解一次了。”季山青轻盈地从塔外翻了进来,黑发像飘落的花一样落在肩膀。“我早把他解读过了,彻彻底底地解读过。我固然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你们留的h0u'me:n,不过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只要让你控制住他一次,我知道了。”

    “刚才……”

    “对,刚才让他被你制住,是我计划的一步。找到这个h0u'me:n,在你下一次通过h0u'me:n控制住最高神的时候,我能顺着它一路反溯到你身了。当然,反溯的过程对他多少有些损伤。”

    数据体沉默了下来,金色光点摇晃得更加剧烈了,仿佛即将泼洒倾散一般。林三酒一直呆呆地望着礼包,此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还在继续消融,连胸口和锁骨都开始渐渐飘散了。

    看来数据体下了指令以后,这个消融过程可以独立完成了,并不受它的状态影响。

    “喂,你姐要不行了。”人偶师带着几分讽刺地提醒了一句。他阴鸷的嗓音里还带着微微的喘息,似乎刚才也吃了亏。

    季山青点点头,几步走近了;半空庞大的“池”忽然又震了一震,似乎终于挣扎着重新稳定了下来。

    “我的同伴们到了。”数据体平淡地说道。

    在灵魂女王和人偶师同时抬起头的时候,季山青却只是温柔地笑了笑。

    “我知道,”他话音未落,一按林三酒的肩膀。烟雾登时疯狂翻滚起来,她的右肩急速消失了——与肩膀一起消失的,还有在一眨眼间散开了形态的礼包。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日乐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