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80 原来如此

    680 原来如此

    也许是林三酒在激动之中不慎发出了响动,前方那个黑影忽然停住了咀嚼,抬起了一颗圆圆的头颅。

    “谁?”

    小皮蛋的口齿湿漉漉的,吐字仍然含混地与嘴里的液体搅和在一起。他用火柴棍一样的四肢支撑着爬了起来,一双外凸的白眼球在昏暗中泛着一条微弱的光边。他抽了抽鼻子,竟立刻就辨别出了林三酒的方位,朝她所在的柜子后转过了头。

    “姐姐,是你呀,”小皮蛋轻轻地说,“我闻见你身上的味道了。”

    他这一张嘴,一小块碎肉的影子就从嘴里滑了出来;他忙接住,又塞回了嘴里。

    闻见味道?

    林三酒才刚划过去这个念头,只见那双硕大眼球已经凑近了,停在柜子间的黑缝里,正与她四目相对,一声不吭地盯着她望了几秒。

    她正惊疑不定时,那黑影突然将手伸进了柜子之间的缝隙——眼看一把枯枝似的手指朝她挨了过来,她头皮一麻,立即叫出【小卒专用**】,顶上那手掌就放出了一枪。

    她的反击竟出乎意料地顺利;伴随着一声金属轻微的撞击响,小皮蛋只发出了半声呜咽,随即“咕咚”一下栽倒了,林三酒这才喘了口气。

    这把枪来自伊甸园,所装的麻醉剂量对目标没有丝毫怜悯,说不定足以放倒一头大象;不管小皮蛋是一个“复制品”,还是一具行走的尸体,都正好可以用麻醉剂阻断他的神经反应。

    倒在地上的黑影似乎仍在微微地起伏着,幅度小得叫人几乎无法觉察。

    直到她收回了目光,意老师这才出声问道:“那是一个什么东西?”

    “不知道。”林三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光是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就连精神都松快了不少。她匆匆解释了几句,一边从家具中挤过一边问道:“我的意识力怎么样了?足够用它封住我的听力吗?”

    “够是够了,”意老师似乎也读取了她刚才的那部分记忆,情况掌握得很快:“但你意识力恢复得不多,只够干一件事。你是要用它来充当你的感官,还是想用它来拟态?”

    林三酒精神一振,随即不由苦笑了一声。

    这还用说吗?

    她连同伴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想不明白——尤其是人偶师的生死,一直像一块乌云一样悬在她的头上。她必须借助季山青的头脑。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见小皮蛋的影子已经被甩在了身后,于是在一张床头柜前的窄空里坐了下来,将重新将纸团塞好,接着垂下了眼睛。在礼包消失以后,这还是林三酒第一次在脑海中勾起了对他的回忆。

    他们曾经一起躺在星空下等待过天明,也一起蹲在路边分食过同一锅热汤。林三酒以前为他卡片化了半家书店,有时候礼包就会靠在她的肩膀上,歪着脑袋,捧着一本书懒洋洋地翻页。偶尔翻到了有趣的段落,他就念一段给她听,声音清澈得像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溪;风一吹,他的细碎头发和干干净净的香皂味儿,就一起往林三酒鼻子里扑。

    很难想象在那些互相依偎的时刻里,礼包竟然始终对她维持着一个谎言。

    “别想没有用的,”意老师忍不住插话了,“模仿他的想法,把他的性格和思维方式装进你的头脑里……你知道该怎么办的,不要光回忆。”

    林三酒吐了口气,点点头:“好,我重来。”

    然而当她一闭眼时,礼包的声音却又不受她控制地在耳边清晰了起来。

    “姐姐,”

    季山青坐在一栋楼的天台边缘上,黑发在蓝天下被风吹得飘飘扬扬。他将书卷起来,抵在下巴上,低头朝她笑道:“假如有一天咱们突然分开了怎么办?”

    她忘了那时候自己答了什么,大概不外乎是一些“努力不分开”之类的话。

    “末日世界里,这种事怎么说得准。”季山青似乎不太满意她的答案。

    “那你说怎么办?”林三酒也笑了,伸出手臂挡在他身后,免得他不小心栽下去。

    “不知道。”他偶尔会微微噘起嘴唇,看起来像是一朵嫣红的花掉在了一片白玉上。“如果有一个‘锚’就好了,把我们中的一个人固定住。那另一个人就知道该上哪儿去找了。”

    林三酒当时哑然失笑。

    能不再轮回漂泊,大概是每一个进化者的梦想——

    “林同学!”意老师的声音忽然有几分尖锐地切断了她的思绪,叫林三酒蓦然张开了眼睛。“我不是说了吗,回忆并不能让你发动拟态。你没有多少时间了,别再胡思乱想了。”

    “不知怎么,就是控制不住。”林三酒也有几分懊恼,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老也发动不成【意识力拟态】的时候。做了几个深呼吸,在第三次尝试发动能力之前,她也没忘了四下扫视一圈,确保自己所在之处没有挨上什么家具的缝隙。

    只是她目光刚转了一转,却忽然又划了回去,停在了一只大衣柜上。即使在昏昏暗暗的夜里,衣柜门上刻着的硕大记号,仍然微弱地露出了一条隐隐约约的边——那正是她留下来的记号。

    这就是所谓“人偶师死尸”走进去的那只衣柜了。

    “怎么啦?”意老师在脑海中问道。

    “没什么,”林三酒的目光像是被衣柜黏住了,好不容易才收了回来。她低下头,“我再试试。”

    话音落下,她也垂下了眼皮。然而过不了两秒,林三酒却又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抬起了眼睛,又望向了那只衣柜。

    老看着衣柜干嘛?她质问了自己一句。小皮蛋甚至不是活人,他诱骗林三酒走进衣柜的话,怎么能够当真呢?

    话是这么说,林三酒却老是感觉脑海深处好像有一个什么念头正在不断地搅动;这种感觉是很难受的,仿佛鞋里进了个小石子,却怎么找也找不着。

    小皮蛋的描述中,那个垂着头、脚面划地的人偶师……走入了衣柜……白胖子的人头……套娃……一层一层的套娃,能脱也能穿……

    能力始终发动不起来,意老师的声音听起来简直都有些绝望了:“我说,你今天到底怎么——”

    “我知道了!”

    林三酒骤然一声喊,将黑夜激起了无数涟漪。话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并不仅仅是在脑海中和意老师对话,甚至喊出了声来;她忙闭上嘴,在心中对意老师说道:“我、我虽然没有发动拟态,但是我也突然想通了!”

    “想通什么了?”

    林三酒腾地跳了起来,将身边茶几撞得哐啷一声响。根本没有必要拟态成礼包,因为这件事太简单了——就像是她小时候玩过的单词拼写游戏一样,所有的字母其实都在眼前了,只要按照正确顺序把它们排列在一起就行。

    “我知道人偶师是怎么回事了,”激动之下,她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这件事是明摆着的——人偶师没有死,但小皮蛋说的也是真话!至少,至少关于人偶师的那一部分应该是真话。”

    “真费劲,我还是直接读取你的表意识好了,”意老师不满意地咕哝了一声。过了几秒,林三酒就听见她在自己脑海里慢慢地、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声:“原来如此!”

    找准了字母顺序,就能拼出一个单词;找出眼下这些看似乱七八糟的情况的顺序,就能还原出事情的另一面。

    1,进入家具墓场前,波尔娃就已经脱了几层“套娃身体”。

    2,进入家具墓场后,波尔娃又至少脱掉了一层“套娃身体”——这一点,有一个人头为证。

    3,波尔娃每脱一层,就小一圈。

    4,人偶师却比林三酒还高半个头。

    5,人偶师重伤昏迷,只能由波尔娃背着。

    6,比赛时林三酒就知道,波尔娃打算重新套回自己的“套娃身体”时,他必须找一个没有人能看见的地方,当时灵魂女王还为此嘲笑了他一顿。

    “原来是他当时身体太小了,所以背着人偶师进衣柜的时候,从远处看上去,就只能看到人偶师,却看不见波尔娃。也怪不得小皮蛋将人偶师的行动描述得那样诡异,什么垂着头、脚面贴地……因为他当时根本不是自己在走嘛。”意老师喃喃地感叹了一句,“谁能想到,事实原来就这么简单。你要是早点发现,也省得绕了这么大一圈……”

    “不绕这么一圈,我也发现不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林三酒呼了口气,伸手放在了衣柜门把上。她轻轻地将柜门拉开了一条缝,衣柜中深浓得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暗正幽幽地等在里面。根据小皮蛋的说法,他们一直没有从衣柜里出来——这一点,她不知道可不可信;但是除了暂且信以为真之外,她还能怎么办?

    她已经能闻见陈旧木衣柜内部那股特有的淡淡霉气了,与黑暗一起笼住了她。

    “我要进去找他们。”

    须尾俱全说

    谢谢阡梨、文雨霁、我是d0u'b-i一号、江夏夏夏、云端紫客、五针扎东流、须尾俱全的迷妹(没毛病我小号)、爱入深爱、姜桐、矜予、崔冰斯、银色考拉等大家的打赏和月票!

    人偶师的生死真相就是这么简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咱们凭良心说,是不是每一个信息点我都写出来了,没有一个是我后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日乐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