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女生小说 > 末日乐园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360 走哪都能交上朋友的体质(大合章感谢罪恶梦打赏加更)

    傍晚的夕阳沉沉地坠了下去,像是半颗橙色的鸭蛋黄,即将消溶在一片暗蓝色的天空里了。早已失去了热度的微红光芒,无力地落在了天幕下的世界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住消退;路灯被拉出了一条条长长影子的“南瓜之路”上,气氛正在一片沉默中渐渐地紧张了起来。

    即使将话又问了一遍,林三酒所得到的回应仍然只有一片死寂。

    她的一颗心早已吊得高高的了,连连退了两步;人偶师一行人与画面的吸力僵持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了也没动过一分——为免夜长梦多,她立刻转头冲着画师喊了一句:“……加大吸力!”

    加大吸力的办法,就是由画师进一步完善画面的真实度;当材质、纹理和光影都被完善以后,吸力将会达到这件特殊物品的最大程度——那个看起来完全与真人无二的“画师”闻言,随即沾了点颜料,又将笔落在了画布上。

    随着他的每一笔,林三酒都能感觉到吸力的逐渐增强;一个拽着一个的人偶们在这股怪力的影响下,手臂皮肤纷纷地绽裂了开来,有的甚至能听见肌肉断裂的声音——然而他们并不是活人,看起来似乎毫无痛觉,因此竟连一声哼也没发出来。

    “你现在告诉我他们在哪儿,我……”

    林三酒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偶师打断了。

    “……你这个东西倒是挺有意思的。”刚才由于愤怒而潮红的脸,此时渐渐地恢复了一片苍白;人偶师的一双眼珠盯紧了林三酒,微微地露出了一个笑:“让你高兴了一会儿,对吧?”

    在林三酒心中骤然一紧的同时,她的身体已经迅速朝后飞跃了出去——那一瞬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压根儿也没有看清楚;只听一阵轰然巨响,当她双脚落地、再一抬眼的时候,人偶师已经站在了地面上。

    而那个画师连同他的画板,都像是被什么冲击波给砸了个正着似的,远远地飞了出去。一路击碎了无数商铺的外墙,陷进了一堆碎砖瓦里,看不见了。

    ……我就知道这样拦不住他……

    林三酒心里暗暗地想道。

    还好,还有另一手准备——

    “你们。去把那个人给我带回来,”人偶师头也没回地吩咐了一句,身后几个人偶立刻飞身冲了出去。“……这个能力,以后我也用得上。”

    他以为那也是一个进化者——!

    这个念头从林三酒的脑海中闪了过去,让她隐隐地一凛。但却一时想不出来能借着这个误会做点什么好;然而她接下来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因为人偶师已经朝她转过了头。

    如果不是进入了“纯触”状态,换作以前的林三酒,只怕连中招了也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一瞬间,她的身体发肤迅速捕捉到了空气中多了一丝不属于这个环境、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这东西从人偶师的指尖中激射了出来,不及眨眼已经挨近了林三酒的身体。

    在“纯触”状态下尖啸一般的警告里,她根本来不及做什么了,当下身体往地上一跌,险险避了过去。然而空气中那无形的东西一个拐弯,却又朝着她笔直冲了下来——林三酒一咬牙。手中猛然甩出了一张卡片,半空中陡然现身的一个阴影,终于在迎上了那东西以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说起来多,但实际上一切都只发生在呼吸之间;林三酒的反应可以说是快得叫人吃惊了——她立刻跳起了身,往后退了一步,目光这才聚在了地上。

    她刚才匆忙之下,叫出的不是别的,正是任楠的尸体。

    此刻路上忽然多出了一个口目怒张、已经死透了的男人尸体,却仅仅只让人偶师多看了一眼。他朝林三酒温柔地笑笑:“……真有趣。不过我的【病魔】有很多,而你有几具尸体来挡呢?”

    在林三酒圆睁的眼睛下。任楠的尸体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地枯萎了下去。仿佛是一个被重病折磨缠绕了很久才终于死去的人,任楠的头发迅速地落光了,两颊深深地陷了下去,肚皮却逐渐地鼓胀了起来。

    是特殊物品?

    “你听说过300路吗——”

    在林三酒喊出这一声的同时。前方空气顿时一分,又一个无形无色的【病魔】朝她疾冲了过来。不是特殊物品,那么看来只能是进化能力了!

    【病魔】

    就像是艾滋病人的一滴血,或者肺结核患者的一星唾沫,这个能力的发出方式,是一个瞧不见的“传染源”;在落到人体上以后。将会在几秒钟之内将疾病潜伏、发作、进入晚期等等一系列的阶段完成。发作的病症五花八门,选自多个世界多个物种,随机在目标身上出现,持续时间为一分钟。一分钟以后,无论目标是死、是痊愈,还是出现后遗症,那都要看目标本身的体质和恢复能力。

    一旦被这个东西沾上,恐怕就要变成任楠那个样子了。林三酒脚下一蹬,朝空中一翻,【病魔】从她脚底下飞了过去;只是她根本也不能松口气,【病魔】在她身后调了一个头,冲向了她的后背。

    “这个——!”

    这一次没有把耳导的尸体叫出来,林三酒伸长手臂一把抓住了路边当做路灯的一个南瓜壳;她身体在空中一卷,南瓜便飞向了【病魔】。

    下一秒,她掌心的皮肤微微一痒,什么东西已经迅速地钻进了她的皮肤里。

    “是这样的,”在林三酒从空中摔下来的同时,人偶师挑高了一边嘴角,“……它能够无视非人体的阻碍呢。”

    几乎人还没有落地,林三酒便觉头脑一阵昏沉;在人偶师十分满意的目光里,她猛然闭起眼,接着大大地打出了一声“哈嚏!”——

    一擦鼻子再一抬头,人偶师一双眼睛已经瞪圆了。

    “……感冒?你得的居然是感冒?”他的声气充满了不可置信,“我用【病魔】攻击了上百人——”

    他没说完的话,林三酒自然也猜到了;看看任楠的样子就知道了,想来她还是头一个儿在【病魔】的攻击下得感冒的。再次在心里感激了一遍薛衾,她二话不说。【龙卷风鞭子】的攻势已经裹挟着一股飓风,朝人偶师袭了过去。

    “看来不认真点也不行了啊,”人偶师沉下了脸,盯着面前仿佛要吞吃天地似的风。一步也没有退;他接下来的一个动作,顿时让林三酒精神一震。

    虽然看起来样子不大相同,但人偶师轻轻舒展开的手臂,却马上让她想起了黑泽忌作为“玛格丽特王后”时,曾经用来重创过她的那个招式——

    人偶师的身前没有出现漩涡。然而龙卷风掀起的狂ba0乱流,却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被迅速地消融、化解了;也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当林三酒再一眨眼时,人偶师涂着金粉的脸,已经就在几十厘米之外了。

    一股海啸般的势,豁然从天地之间涌了起来,朝她劈头盖脸地压了下来。

    即使有了“幸运能力”的加持,人偶师的每一记攻击,都仍然叫林三酒不得不拼尽全力地应对,才能在攻击后的间隙里还喘着气;即使时日还短。但要不是黑泽忌教给她的战斗方法,她恐怕根本撑不下来对方狂风暴雨般、连眼睛都看不出来痕迹的袭击。

    事实上,如果不是靠着“纯触状态”勉强能分辨出攻势的话,现在的人偶师用肉眼看起来,仿佛只是在悠悠哉哉地站着,偶尔动一动手臂而已。

    ……现在早就不再是拖住人偶师的问题了。

    假如还抱着拖住他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心态的话,林三酒可能死得比谁都快;唯有全心沉浸在了战斗状态里,用上了以命搏命的打法,这才给她从人偶师手里挣下了一条命。她甚至连动用进化能力或者特殊物品的功夫都没有,全副心神只能一霎也不能离开地专注在人偶师的每一丝动势里——即使这样。好几次还是靠了“幸运”,她才好不容易没有受伤的。

    在林三酒咬着牙、苦苦捱着的同时,意老师也在不断地替她计算着时间。

    “5点58、59……6点了,6点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异样地高。显然也是被惊惧和兴奋冲击得发颤,“——6点1分了!怎么还不来!”

    好像坐在过山车上了似的,林三酒的一颗心高高地一扬,一股血液直冲大脑;死死咬住嘴唇,她忽然不愿意去想她期盼的第二手准备现在还没有现身的这件事了。

    人偶师的面色越来越轻松闲适,半张脸上又浮出了一个笑来;即使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开始有点滑不留手。他此刻也有十足把握能将她的性命留下来了。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正当人偶师踏前一步,准备给林三酒来一记重击的时候,从二人身旁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个,喂,你们好,停一停手好吗。”

    ——来了!

    借着人偶师微微一滞的功夫,林三酒迅速抓住了这个空隙,翻身跳出了几米之外,顿住了身子。

    再往远逃可就不行了,因为……她怕来人误会她而受到“惩罚”。

    人偶师眯起眼,慢慢地转过头,目光落在了路旁一个不知何时来的小孩身上。

    ……世上再没有比这个小孩更像小孩的人了。

    穿着一身条纹背心短裤,细伶伶的胳膊腿,嘴角还沾着吃过糖以后的黏黏痕迹,鼻子底下挂着一汪清亮的液体——然而正是这个小男孩,在吃了人偶师一连几个【病魔】以后,却连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副本生物?”人偶师顿时也明白了过来,目光一下子转回到了林三酒身上。

    高个儿女人朝他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随即像是大松了一口气似的,竟然就此瘫坐在了地上——显然是对这个小男孩的到来,心里早就有数了。

    “你刚才攻击我好多下啊,”小男孩吸着鼻涕说,“……不过不疼,这一次就先算了。反正你要交的体力值也不少……”

    “等等等等,”即使人偶师十分强大,他也不会与代表副本的生物相抗衡:“……交什么体力值?”

    坐在对面的林三酒,又一次灿烂地朝他笑了起来。

    小男孩在身上翻了一遍。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一边吸鼻子,他一边说道:“……接到了烧烤店老板娘、果冻屋老板和咖啡店老板的报告,叔叔你毁掉了玻璃门、3张桌子、4盏灯,外墙一堵……共计要赔偿207个体力值。”

    还不等人偶师消化完他的话。小男孩又转头对林三酒道:“姐姐你打破了烧烤店老板娘的两盏灯,也要赔30个体力值哦。”

    这30个体力值,林三酒简直不能给得更痛快了——当她笑容满面地收回了手腕时,呆呆的人偶师才暴起了一声怒吼:“——你说什么?赔个屁,这儿可是副本!”

    ……这儿的确是副本不假。

    ……在几分钟以前。几人还在烧烤店中混战的时候,林三酒朝老板娘喊了一句闭嘴。

    然而后者不但没有闭嘴,反而对着她把话说完了:“……你打破了我的灯,要赔我体力值。”

    “这个还要赔体力值?!”

    “本来是不要的,”老板娘轻声而快速地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但是因为你现在很幸运,所以就要赔了。”

    ——这个逻辑,是当林三酒冲向了门边,目光落在一地玻璃碎片上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的。

    假如自己打破了灯都要赔,那打破了门和墙壁的人偶师该赔多少?

    “你看。”她好整以暇地对人偶师笑着说,“我这个能力吧,能给我带来五分钟的好运,因此影响了副本的运作,导致他们现在要对咱们收取损坏物品的赔偿了。老板娘说了,收体力值的人6点来,我这不正等着呢吗?”

    人偶师一张脸早就变得雪白,嘴唇颤得几乎瞧不清了。

    即使人偶师一路走来,早凭着他的实力赚到了不少体力值,但也绝对不到212个这么多——

    “现在已经天黑了。”小男孩重重地吸了一下鼻子,“别忘了,过夜还要10个体力值呢……如果体力值不够,只好拿身体凑了。”

    “行啊。”人偶师猛然迸发出一阵狂怒之下的大笑,“让我拿她的身体凑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虚化成了一道极淡的黑影扑向了林三酒;她早在人偶师笑起来的时候就有所防范了,然而要不是那个小男孩忽然在后头一伸手,就拽住了人偶师的裤脚的话,林三酒恐怕仍然要吃一个大亏——从面目狰狞的人偶师身边退出去的时候。她也是一张脸雪白了。

    如果不是投了这一个巧,只怕她根本不能扳倒人偶师……

    “别闹了,叔叔,”小男孩很懂事似的说,“你身上有187个体力值,都给了我吧……”

    半边面p-i一皱,人偶师猛地重重在小男孩脸上啐了一口;一双眼睛血红,他看起来几乎恨不得吃人:“……剩下的,你要拿我的什么走?”

    “最值钱的那个器官,叔叔你已经没有了。算上过夜的10点体力值,我要拿走两条腿和一条胳膊……”

    人偶师的面p-i,忽然像风暴过后的海面一样渐渐平静了下来——他冷着一张脸,忽然往地上一坐,死死地盯住了林三酒,看也不看小男孩一眼:“你拿吧!”

    竟然好像在转瞬之间已经接受了事实一样。

    即使手下人偶无数,但是人偶师最大的战力,仍然还是他自己。在缺失了身体的一大部分以后,他以后甚至连新人偶都会很难抓到了……

    如果换成是林三酒,她自问做不到这么快就能豁出去。

    小男孩刚迈了一步,忽然肩头上多出一只手,将他按了按;抬头一看,原来是林三酒。

    “小弟弟,你给我一分钟。”她朝他笑了一下。皮格马利翁项圈的5分钟还没有完全过去,小男孩果然点了点头;随即,她蹲坐在了人偶师面前。

    二人沉默了几秒,各自都没有出声。

    “不得不说,你这也算是实力的一种。”人偶师先冷笑了一声。

    叹了一口气,林三酒缓缓开口了。

    “……虽然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秘密,”她的语气也很疲惫,“但是我又绝不会说出去。你何必要把这件事闹到这种地步?现在要断手断脚了……”

    “你以为我稀罕的是这些肢体?”人偶师骤然厉声打断了她,眼睛再一次由于愤怒而红了起来,“你根本不知道我失去的是什么!你个白痴!”

    “是,是。”林三酒毫不往心里去地摆摆手,“我知道,终点所给出的终极大礼包,对吧?”

    人偶师一下子抿紧了嘴唇,目光阴沉锐利得像是能够将林三酒剐上好几遍。

    这个家伙的性格阴暗偏激。要想从他嘴里套出楼氏兄妹的下落,非得花上一点儿心思不可——林三酒朝他笑了笑,“你还傻呢!你知道圣诞老人吧?你俩是不是有仇?”

    人偶师一怔。

    “告诉你吧,他追进来了!而且别看他不是成长型,也照样快追到这儿了……跟你目的也是一样的。你战力虽然厉害,但是跟他斗,估计也是两败俱伤……那礼包是个什么玩意儿,能让你这么拼命?”

    这句话好像突然按下了一个什么开关似的,人偶师的表情一下子变了。这是一个林三酒从没有在他脸上见过的表情,一时竟然让她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了——

    “……这样啊。原来他也来了。”他声气淡淡地说,垂下了眼皮。“……是一个愿望。不管是什么,星空游乐园都会帮你实现的一个愿望。”

    愿望?

    林三酒一惊。

    “不过现在看来,”人偶师一瞬间好像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片茫然的空白。与其说他在和林三酒说话,不如说更像是在喃喃地自言自语:“……已经发生的过去,看来靠人力最终也是无法逆转的……”

    “咚”的一声,人偶师似乎非常疲倦了似的,一头栽在地上,躺倒不动了。

    “那个孩子呢?怎么还不来拿他的东西?”他一双眼睛盯着深蓝色的夜空。声音清淡地问道。

    不知怎么的,林三酒再次按住了小男孩,打量了一眼人偶师。

    她虽然没有女娲那样绝顶的智慧,但是她却有自己的另一个特质——

    从此刻的人偶师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气场,分明正是一种平静的绝望。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愿望?

    “我有两个东西可以提供给你,可以让你有机会拿到那个礼包,”林三酒润了润嗓子,有些迟疑地说道,“……只需要你告诉我楼氏兄妹的下落。以及答应不再来追杀我。”

    第二个条件她也不确定人偶师会不会遵守承诺,但是反正是提条件,提出来也没什么伤害——

    过了许久,感觉上好像连星子都出来了、小男孩都不耐烦了的时候,人偶师才沙哑地慢慢问了一句:“……你能给我什么?”

    “你缺的体力值我可以补给你,”林三酒飞快地说,“我还可以告诉你圣诞老人下一步的动向。”

    人偶师“腾”地就坐了起来,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人偶师不可思议地看着林三酒,仿佛在打量一个傻瓜:“……你要知道,这个小男孩一走,我照样可以杀了你。你愿意为了那两个孩子冒这样的险?”

    林三酒咬牙想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实在不行,她还可以去投奔黑泽忌——

    “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正义的人,我最讨厌了。”人偶师嫌恶地皱起眉毛,好像看见了一个虫子似的:“……不过算你幸运,我这个人有一点坚持,就是从不会反口。”

    ……算谁幸运啊!

    暗暗地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林三酒用【防护力场】包住了手,犹疑地握了一下人偶师伸出来的冰凉手指。

    对她的小动作仿佛了如指掌一样,人偶师轻蔑地一抬下巴,开了口;与此同时,林三酒也正好说起了圣诞老人来——

    “那一对兄妹是我带走的不假,但是我转手就把他们交给了成长者联盟……”

    “成长者联盟的人设计要让圣诞老人来找你——”

    二人同时住了嘴。

    ……咦?

    人偶师想了想,脸上浮起了嘲讽。

    “……你以为,关于这个游乐园副本的事,是谁告诉我的?”(未完待续。)

    ps:哈哈哈,我刚还了一个更,罪恶梦你就打赏了一个璧和月票,这个是不是就叫做心有灵犀!谢谢你啊,赏了这么多,我都不好意思啦!

    39得了感冒,我也得了感冒,结论:我=39。这个逻辑你们看,毫无破绽啊!

    郑重感谢一直被我薅羊毛的打赏党:谢谢鬼牌菇、迷你长颈鹿、苏晓喧的桃花扇,桥本汉子、仲裁白夜、kasayou的2个、幽灵无心、面包牛奶的小屋、青黛yoyoyo、墨色阑珊、月光与影的平安符,水源漓梦的香囊!

    最近有个福布斯榜什么的,我虚荣心起来了,想上榜……这个榜不要钱,你们放心,上榜就要求月票……所以,那个啥……嘿嘿嘿……

    以下是一直支持我的月票党人:谢谢凡尘俗物、月光与影、眼睛闪闪、漠漠如织、翼上沾金、鱼翁的网、最烦想名字的2票、瞳瞳小工的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末日乐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日乐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