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至尊神武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至尊神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二次试药

    第二天,也就是陈恒服用药物的三天之后,那些白猿果然带他上峭壁了。

    由于这两天陈恒一直在修炼十六段锦,身体机能也稍微复苏了一些,体力得到一定的长进,再加上青木长生诀有所进步,上到山顶,已经不会像第一次那么不堪。

    只不过,再次来到山顶,他还是扮出一副累得不轻的样子,以减轻木老头的猜疑。

    山顶上不只有木老头一个,当陈恒来到山顶之时,发现那天被重新封禁的男子倒在地上,气息全无,显然已经断气了。

    在他身旁不远处,木老微闭着眼睛,整个身体忽黄忽红,两种颜色光芒正在互相交替,这个场景,让陈恒想起了他那次服用完两种药物之后的反应。

    难道他已经成功了?

    陈恒吓了一跳,凝神细看,发现木老头脸上虽有痛苦之色,但同时也闪过一丝享受的味道,也让陈恒心中更加忐忑了。

    这老妖物,还是半人半妖的时候就已经足够厉害了,如果让他恢复che:n-g人形,以陈恒现在的状态,恐怕只能任由宰割了。

    第一时间,陈恒便迟疑着要不要动手,阻止木老头人化。

    只不过这念头刚刚升起,就被他自己否认了。

    且不说最后能不能成功,单是他现在的状态,就注定了只能当一个看客,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更何况,身旁还有几头虎视眈眈的白猿呢。

    就在这时,木老头身上的变化已经消失了,一种无形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发而出,迅疾扩散开来,也将陈恒逼得往后退了两步。

    他真的成功了?

    陈恒双目一凝,如果木头老真的成功,他只能冒险提前计划,或有一拼的可能。

    木老头睁开眼睛,从眼神中看不出什么,只见他学着当日陈恒的样子,低喝一声,树身晃动,泥土翻飞。

    喀嚓喀嚓!

    在木老头用力的时候,他的下半身,正在迅速龟裂,一切都跟陈恒之前的样子相差不多。

    当然,陈恒当时是被禁锢着能力,所以好不容易才从树体中脱离出来,而木老头则是处于全盛状态,只是稍一运劲,轰的一声,所有木头全部炸开,露出了他那完全的双脚。

    果然!

    陈恒暗暗叹息一声,眼神也变凝重了许多。

    哈哈哈哈终于成功了哈哈哈

    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到那种血脉贲张的感觉,木老头忍不住仰天狂笑,就差没手舞足蹈起来。

    他的样子更见疯狂,脑后头发寸寸飘扬,狂笑声几乎传遍了下方整个山谷。

    正当陈恒心头越来越沉重之际,忽然,木老头的笑声戛然而止,就好像被人生生扼住了喉咙,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而他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枯黄色的光芒,重新在他下身浮现而出,忽明忽暗,原本正向前踏步的木老头身体变得极其僵硬,那一步却是怎么也跨不出去。

    陈恒被他这奇怪的样子弄得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心头一喜,更加凝神去看木老头身上的变化。

    光芒闪烁之际,他的下半身果然又重新木化,脚踝处一条条树根延伸开来,重新扎进土里,自脚踝处,木化蔓延,很快扩及小腿,膝盖,大腿,腹部,一直停留到了腰部为止。

    什么叫乐极生悲?这就是了!

    木老头才刚刚活动了一下,还没高兴多久,下半身又重新变成树人,他的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恼羞成怒,暴怒不已。

    轰!!

    木老头一巴掌狠狠地拍向了那已经死去的男子尸体上,一声轰鸣中,尸体暴成了漫天血雾。

    饶是如此,他依旧有些不解气,又重新将目光转到了陈恒身上。

    陈恒眼中警戒,向后微微退了一步,不过却没等来木老头的暴发。

    后者手臂一挥,如同上次那般,一个盛着青黑色药液的木碗便是飘浮在他身前。

    喝下去!

    一如之前那般,木老头这次却是略带着不耐的神色。

    陈恒知道抗拒也无用,便也没有多想,接过木碗,一仰头便喝了下去。

    咕噜咕噜~~

    药液入腹,陈恒立马就感觉到,今天这碗药,里面的药材份量重了许多,那种难闻的气味熏得他险些失去味觉。

    药液顺着喉咙进入体内,瞬间就如翻江倒海,无数蚂蚁噬咬着他的内脏一般,即使陈恒的心性坚韧,在这时候也忍不住痛叫出声。

    疼痛的感觉让他全身痉挛,汗水如雨般滴落,惨叫声也是连连响起,陈恒忍不住双脚跺地,整个人跳了起来,而后又狠狠砸落在地,用手捶着地面,身体在地上打滚着。

    那种剧烈的疼痛,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陈恒只感觉到整个身体如万蚁噬咬,万箭穿心,又像被五马分尸,刮骨炼魂。

    惨叫声中,他的意识逐渐有些涣散。

    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何昨天那个男子要用头撞地,这种感觉绝不好受,真让他死的心都有了,没有尝试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

    只不过,心中有着强烈的求生欲念,陈恒是绝不可能做出如那男子一般z-i'sa的行为,就算要自残身体,也必然是建立在能够恢复身体状态的情况下。

    所以,陈恒硬生生地凭借自己意志,承受着这种剧烈疼痛,不管再怎么生不如死,他一刻也没放弃过生的希望。

    这点疼痛,比起天漏体发作,又算得了什么!!

    陈恒心中怒吼着,虽然他如此否认,但事实上,这些药液入体,所造成的痛楚却远远超过了天漏体发作。

    只不过陈恒从小就被天漏体折磨着,心志早就练得极其坚毅,就算再怎么痛苦,也不至于让他失去意识,被痛苦操纵了思维。

    过了好长时间,当天色逐渐黑下来,陈恒体内的疼痛才稍稍减缓了一些,只是疼痛依旧存在,勉强能够让他保持不痛叫出声而已。

    到得此时,他的体力几乎已经被这痛苦磨得差不多了,心中对于木老的恨意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然而,在他刚刚稳下心神,不出意料的,另外一种暗红色的药液又出现在他身前。

    这次不需木老开口,陈恒几乎是用粗暴的动作将那木碗抓到手中,一言不发地喝了下去。

    同样是鲜血,同样是炽热的感觉,但这一次,却没有上次那种舒畅感,只是刚刚喝下去,陈恒就有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那种热度已经超过了他承受范围。

    只是一瞬间,陈恒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要离体了,意识瞬间模糊了一下。

    但这次他紧咬牙根,鲜血顺着嘴角溢出,却只是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并没有再惨叫出声。

    丢人,丢过一次就够了,即便要死,他也宁愿站着死,而不愿意像刚才那般窝囊。

    带他回去!

    陈恒依旧还被痛苦折磨着,但天色却已经黑了下来,木老挥了挥手,也不再去看他,而是对着那几头白猿下达命令。

    陈恒有心想要自己回去,但话未出口,那种疼痛感再次袭来,也让他再次发出一声闷哼,根本就开不了口。

    白猿倒是没有再粗暴对待陈恒,只是轻轻将他提了起来,扔到自己肩膀上,而后便大踏步地向山下走去。

    一路颠簸,陈恒被虐得**,体内不仅有那种青黑药液在肆虐,暗红色的鲜血也同样在作祟,让他几次痛得想要昏迷过去。

    但陈恒知道,如果在这种时候昏过去,没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计划已经定好,这道坎他必须要跨过去,不然之前所承受的痛苦就算是白受了,再也没有讨回来的希望。

    陈恒的坚毅是连吴老都佩服的,心中认定的事,就算天塌下了也不可能放弃,所以,即便整个身体汗如雨下,牙齿被咬碎,他也始终没有放弃过。

    回到石屋,白猿将他扔下之后,关上石门便离去了。

    至于陈恒,一直痛得有些精神涣散,除了心中执念不去,对周遭事物的感应早就降低到极致。

    痛苦了一整天,一直持续到后半夜,陈恒才逐渐从那种疼痛中缓过气来。

    不是因为疼痛消退,而是他已经开始麻木了,痛到一定程度,也能达到否极泰来。

    陈恒如今的精神开始集中,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油然而升,虽然无法内视,但陈恒却感觉自己好像可以看到体内的情况,甚至做到纤毫毕现。

    一条条血脉,一缕缕鲜血,在青黑与暗红两种颜色的混杂下,已经变得有些浑浊,每次翻滚之际,处于血脉中的银针便会狠狠地在他经脉中扎上一下,陈恒有大半痛楚都是来自于这些银针。

    丹田处,一道印记若隐若现,每次灵力涌动,那印记就会光芒大放,将灵力挡了回去。

    然而,陈恒体内还有一处一直未受到波及,那就是他的心脏。

    几天的努力,他终于成功的练出了一小缕灵力,此时正稳稳守护着他的心脉,今天他能够撑过来,有很大功劳也是因为这一小丝灵力。

    那么,是不是可以趁着现在这种状态,让灵力恢复一些?

    陈恒其实早就想要趁着这时间修炼,看能否缓解疼痛,但又怕这一小丝灵力起不到作用,反而被银针或印记给吞噬了。

    此时精神状态稍微好转,他也能够更好地操控,便不打算再犹豫了。

    灵力调动,小心翼翼地从心脏处伸展开来,陈恒强忍着痛楚,开始一遍一遍地施展着十六段锦的拳法。

    每一次挥拳出去,他都能够感觉到身体舒缓了一些,灵力在经脉内游走,避开了银针,正在一点一滴的壮大着,虽然一周天下来,所能吸取到了灵气有限,但至少也让陈恒身体舒服了不少。

    修炼了一会儿之后,他也感觉到,经过这次的折磨,青木长生诀又有了增长,只是因为灵识被封,他暂时无法得知这个度究竟有多少。

    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他折磨死!

    陈恒眼中露出了一丝毅然,看样子,逃跑的日程,必须提前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至尊神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至尊神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至尊神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尊神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