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至尊神武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至尊神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破而后立

    从楚楚动人到审视的目光,只用了不到数息的工夫。

    陈恒本该感慨于自己从鬼门关爬回来的际遇,却又被少女变脸的样子弄的哭笑不得,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宓儿抱在怀中后,他的脸顿时红成了猴屁股!

    “那个,你能先放开我么?”

    有些难以启齿的话还是说出了口,看起来,先前大着胆子调戏少女的性子仅仅是昙花一现。

    宓儿闻言后,倒是没有再露出窘迫之色,只是大大方方松开了双手。

    “我想,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不然,我会认为你在刚才是在戏弄我,那样的话,我可轻饶不了你!”紧接着,宓儿又是咬牙威胁道。

    陈恒听了,顿时头大。

    天地良心,他可真没有装死欺骗少女的眼泪。虽然少女落泪成珠的属性来的十分珍贵,那些珍珠卖到黑市上应该也值点仙晶!不过这个想法也仅仅是一瞬就被抛诸脑后。

    令人无法释怀的还是他好好的怎么又活了过来!

    挠了挠脑袋,就连本人都有点迷糊。

    陈恒绞尽脑汁想要想起刚才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发现脑子里一点意识没有,就记得被广成子一掌打晕过去,然后昏昏沉沉听到少女在说些什么。

    再接着,便是眼下清醒后的记忆了,至于那忽然从体内绽放出来的纯净之光是什么,毫无疑问,是玄冥寒魄水!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进入另一种状态,这状态不可名状。

    不同于以往被淬体时能够明显感受到的**硬度增强,现在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是一种玄妙的变化,仿佛体质从坚硬变的柔软。

    与此相对的是他能够察觉出来自己身体的抗打击能力有所变异,从坚韧无比的范畴化为容纳百川!

    没错,那就是能够将一切打击全都溶解的感觉!

    意识到这点变化的陈恒既惊喜,又感到莫名的惶恐。因为这种体质根本不在他的理解范畴,对于未知的事物总归有些敬 畏,特别是这种未知的变化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我,比起先前要来的更强,即便修为上没什么变化,但我很有自信能够再接下那广成子的一掌,并且毫发无伤。”陈恒深呼吸了一口气,给出结论道。

    此话一出,宓儿倒是蹙起眉头来,同时探出细手摸了摸陈恒的脑子,还不忘喃喃道:“你这是脑子被打傻了还是发烧了?”

    被少女柔软的小手触及额头,陈恒感到一阵沁人心脾的冰凉,这冰凉感使得他全身舒畅,却又不好意思阻止,只得讪笑道:“我没开玩笑,不过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忽然会发生这种变化。”

    看着他不像作假的神情,宓儿收回手来,迷人的眉眼间散发出狐疑之色,语气怪异道:“我不知道该说你的运气太好还是如何,不过带给你这种变化的属性力量应该不是你本身具备的,对么?”

    一语甫毕,陈恒身子震了震,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眼前的少女。

    确实,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变化,并非是他自身的能力,而是天帝颛顼赐予他的玄冥寒魄水,而唯一让人感到不解的是,玄冥寒魄水的力量又是如何被激发的呢?

    陈恒不清楚这点,只朦胧中想起少女先前好像吐出的类似于法令一样的口语……

    想到这点,陈恒抿了抿嘴唇,望向宓儿的眼神也变的尤为怪异!

    而宓儿感知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有所不对劲,倒是收敛了表情,旋即解释道:“不用这么看我,我对天地五行之力的理解肯定要比你深,只是我很好奇,赐予你这股力量的究竟是玄冥还是颛顼?”

    陈恒乍听她这番言语,倒是糊涂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玄冥与颛顼的关系,甚至只知道玄冥大陆,却不清楚这大陆是以冬神玄冥命名的。

    故而,他没说话,而宓儿见状,也没有追问什么。

    不过,出自宓儿口中的那道法令,却是陈恒怎么也挥之不 去的疑惑。

    自称是洛神之女的她,到底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过往,这实在更加惹人好奇!就冲她知到玄冥之理的法令,便让人无法放下这困惑。

    好在,现下的形势有所逆转,广成子走了,他也侥幸逃过一劫,甚至还因祸得福。无论怎么看,这家伙的运气都好到了极点,比起这,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疑问,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看我们还是先下去吧,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这个地方总之是呆不得了,万一被人发现灵果遭盗,恐怕我们的运气再好也没用!”

    思想了一番,陈恒还是决定赶忙离开昆仑,这点宓儿也是没有意义。

    就这样,两人拾掇一番,接而走到刻着昆仑二字的怪石旁。

    怪石下,是看不见底的下界,陈恒与宓儿对视一眼,随之一跃而下!

    穿梭于重重仙雾,再次攀附在化为龙身的少女背上,陈恒脑念飞快转动,尽可能将此行昆仑的种种经历都理通。

    从长途跋涉遇上宓儿,再到被广成子一击打通玄冥寒魄水的力量,此行可谓惊险刺激不断!

    唯一还徘徊在陈恒脑中不去的问题,是少女此后的去向。既然离开了昆仑,宓儿就成了他割舍不下的情结。

    这般想着,两人也很快来到了弱水之北,宓儿再次化为少女身,静静的驻足于冰层之上。

    陈恒看着美如画的少女,不由开口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么?”

    “你说呢?”

    宓儿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轻轻捋着自己的秀发,一脸说不出意味的笑容。

    陈恒有些拿捏不准。

    一方面,他希望少女能够好好的,不要再委屈自己,躲在这无尽冰层下孤寂万年。

    另一方面,他又为少女担心,因为从她的言辞上听来,似乎很忌惮被三清那些圣人发现!

    而便在他踌躇不定的时候,宓儿忽而轻声道:“别想太多,你只管做好自己,如果你不想带着我的话,我也可以一个人离开。”

    她的语气有些低落,又是理所当然!

    不曾想此话一出,陈恒倒是有些激动的开口道:“不行!说好了你寄身于我体内,不是么?”

    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好像急的过头了,而少女听了,不由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的陈恒又是支支吾吾起来:“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这话说的,显然越描越黑!

    “哦?误会什么?”

    少女笑的更加诡异了。

    陈恒尴尬不已,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宓儿翘起薄唇道:“还真是个呆子,记住,这是你要求的哦,我寄身于你体内跟着你,若是惹上了什么麻烦,可别怪我!”

    闻言,陈恒倒是笑了,他没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少女见状,收敛了笑容,没打一声招呼,化为金光,再次遁入他的体内。

    陈恒感受到脑海里多出的一道自主意识,明白那就是宓儿,不由深呼了一口气,望着东方,笑着说道:“那么就让我带你好好看看万年后的世界吧。”

    “万年后的世界么?我真的很好奇呢,究竟变成什么样,才会出了你这么个怪胎来”

    话音刚落,脑海里传来那空灵又甜美的声音。

    怪胎么?或许是吧。

    陈恒听着少女的声音,并不想作什么辩解,只是无形中觉得和少女的关系又贴近了几分,这种感觉不同于当年大圣寄身于心血石被他带在身边,而是更加亲切的归属感。

    当然,这可跟宓儿是女的没关系。(就算是有也不能承认 好么!)

    “出发,兽神山!”

    略一思忖,陈恒觉得还是先回大圣那里去一趟,毕竟此行昆仑,是那猴子要他来的。

    虽说被坑了一把,但总归来说他受益匪浅,而且此行结果确实需要到大圣那交代一番!

    宓儿没有再说什么,再次沉默下去的她仿佛累了,需要休息。

    陈恒看着满目雪色,比起来之前,这无尽冰原带给他的绝望感已经消去了不少,再到归途时,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或许,可爱的不是景色,而是人吧!

    而便在陈恒踏上回归的‘征途’时,也是广成子带着于蕊回到西王母宝地之际。

    他安置好昏厥过去的于蕊后,打算再次巡山一番。可忽而,昆仑天空突然大放异彩,广成子寻光望去,不由神情肃穆!

    “师尊,出关了么?!”

    惶惶仙境,巍巍昆仑,主峰玉京脉,绽放出的神芒盖过烟霞满天,就连日月之辉比起那光来,似乎都要逊色半分。

    而无尽神芒当中,又隐现出一尊人形来,人形背后呈现法轮万象之光,脚底托着五彩云岚!

    其相无名,唯有神圣,正是天道圣人-元始天尊。

    “师尊在上,弟子觐见!”广成子第一时间赶到玉京峰,见天尊神相,当即跪伏了下去。

    “恩,近来可好?”元始天尊法相一丝不动,轻启嘴形,洪钟之音便回荡整个昆仑,余音亹亹不绝。

    “托师尊洪福,弟子一切安好。”

    广成子闻言不敢有丝毫懈怠,保持跪伏姿态,接着恭谨道,只是额头不禁渗出的一丝冷汗,好像感觉有所不妥。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至尊神武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至尊神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至尊神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尊神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