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召唤恶魔妞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喋血人蛇谷 第三十七章 失败的演讲

    第三十七章失败的演讲

    两个月内,佣兵团遭到致命打击,陆上的奴隶交易一度面临灭绝,佣兵工会的会长杜隆拿到近期伤亡人数名单后摔坏第六个象牙杯,却不知道气往何处撒,准确说是找不到撒气的对象,名单上列举的不是兰西因的**小队亦或者莱因哈特,而是各个种族的精锐部队,进入森林的佣兵团不管从何处走都会有一整队彪悍的士兵等着截杀他们,而以往的巡逻者莱因哈特和**小队则开始负责兰西因内部治安的管理,从未踏出兰西因一步,但伤亡人数却是以往的数倍之多,于是佣兵们恐惧的认为这是异族掌握了一项不知名的法术能够预知所有人的位置,而兰西因的城主罗林也在宴请数个佣兵头子时因为喝醉酒而不小心吐露出精灵族的古树觉醒了某项特别能力,奴隶生意开始一蹶不振呈现下滑的趋势。

    因为罗林的关系,有条顿院长的吩咐数个才识无法得到人们认可的孤僻怪才成为兰西因学院的第一批教师,一开始这些终生研究被认为是异端学说的书籍的老人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兰西因,但很快他们就觉得不想离开兰西因,虽然这里没有优秀的教学环境却拥有绝对开放的思想观念和并没有经过系统学习但能吃苦耐劳而且任劳任怨的学生。最重要的一点,这里没有教廷的约束,他们的学说和论点可以发扬光大,图书馆内斑驳的收藏中总是会不时的蹦出一本本被认为是已经绝版的珍贵书籍,还有城主罗林偶尔出去“打猎”时带回的黑暗生物更是让几个专攻解剖和物种起源的老学者握手术刀的手都为之颤抖的福利。

    罗林对于研究事业的慷慨赢得了所有老学者的任何和支持,乃至后来魔法公会的一位拥有极大话语权的年轻官员听说自己的授业恩师在兰西因,加上某些人的推波助澜让他写了一封信恳请老师离开兰西因,但只得到了老学者的怒骂,还有说除非魔法师工会能够无限制的提供炼金用的珍稀药材,解剖时不可少的黑暗物种和好几个尊重师长的学生,否则就算是老死也要埋在兰西因!

    奥古斯都大帝在某次会议上怒斥数个参与到赌盘的可怜虫,虽然赌盘仍然在营业但敢前去**的人俩廖无几,人们因为第一次进攻的失败而有些气馁,上层贵族还在张望而下层的普通赌徒也因为贵族的缘故迟迟不肯**,对于第二次赌盘没有太多的热忱,导致第三个月集结的赌资甚至还不够开盘的数目只能将开盘日期留到下一次。

    虽然赌盘暂时不会找麻烦,但是人们总是能够找到限制兰西因发展的机会,为整个兰西因提供水源的河流的源头要追溯到毗邻西南行省的一座雪山,河流流经数个行省是紫荆花帝国南部重要的水源和运输河道,某个在赌盘上吃了亏心存不满的总督在河流的中游建造一座水坝,结果在竣工的第一天就被一只米高的河狸率领百八十个长着寸长板牙的手下啃成筛子,搞了破坏,种族为河狸但是偏偏说自己和海王波塞冬有血缘关系的海狸先生还语重心长警告一番:如果不是你早死的老爹和我有几分交情,要不然敢打扰我吃咸鱼兴致的家伙我都一个个塞进水草里当肥料。

    这让总督非常难堪,连带出资出资的幕后黑手也无法拿捏控制着一条河流的海狸,但某个人气急败坏的派遣一小队精良的雇佣兵准备给破坏他们好事的海狸上一课时,一个看上去有些疯癫的老头一人一剑全部击溃,老头逢人就问:“你看见一只毛色锃亮的可爱海狸了吗?”

    得到否定的答案,老头把人拍飞,再问另一个人,“你看见海狸了吗?”

    结果,佣兵惨败,而因为一个小测验而被改变了兴趣爱好的卢布老人继续自己悲催的寻找一只毛色锃亮憨态可掬的海狸的征程。

    塞西莉亚将城东的一片区域划为五万移民的居住地,一部分人住进简易的帐篷,但只需要几天的时间让已经将根布满整个兰西因地下的战斧操纵自己的身躯便可以造出适宜居住的木房,让他们安顿下来,准备大量的物资并开始着手魔法师工会的创立,当然这还是一个空壳。

    城主府被设为禁区,莱因哈特以宅子为中心在四周刻画了数个不知名的魔法阵,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设立了什么等级的魔法阵但想要趁着黑夜到城主府做些对罗林绝没有益处的“好处”,但据新来的平民和本地居民反映最近几天的城主府没到晚上都会吵得人睡不着觉,每天晚上都会有灿烂的烟花吵醒所有人,原因是莱因哈特的预警法阵被入侵者触发,虽然他们也担心城主的安全,也有人拿上武器赶到城主府却只看到被五花大绑的入侵者,却不知道宅子四周的沼泽和毒液陷阱中同样漂浮着一具具恐怖的尸体。活着的俘虏会被送到牢房里接受木素的审问,尸体则成为战斧的养料,活着的敌人看似很幸运但极少人能够活着从地牢中活着出来,至于尸体,罗林只知道木素榨干囚犯的价值后会放干他们的鲜血,但尸体却不知所踪,即使是无意间提及木素也会说拖到墓地埋葬,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罗林也就没有去继续追究。

    当第二波攻势来临,罗林和莱因哈特两个人联手便瓦解了零零散散的敌人,最终他们都成为了战斧茁壮成长的肥料,而正因为对敌人残酷的方式让罗林再次背负了许许多多的骂名,对此罗林并没有在意,致力于管理拍卖场,但拍卖场的主客是异族人,每一个种族都会至少派遣一个族人处理拍卖场的事宜,每一天都会有莫大的惊喜,以往被当做厄运的马车声如今却变成异族心目中满载希望的号角声,见到阔别已久的亲人回归故乡,就算是再悲伤的人也会露出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的笑容,对于将亲人救出水火之地的罗林的亲切感更甚,借此罗林也得到了除了精灵和狮人之外的美姬族和蓝波族的善意,在回收奴隶上意外的挽救回一位族长远亲是罗林没有想到的回报,到目前为止,八大种族中对兰西因表示善意的有四个,暗精灵的王虽然还未见见过面但送去的暗精灵却被族人拒绝并绝望的z-i'sa与暗精灵领地外的树林中,所以暗精灵一族是明确的敌人。

    剩下的三个种族,拥有和鸟儿一样轻盈羽翼的翼族仍然在守护传说中能够得到巨人财富的参天豌豆藤,蕴含有巨龙血脉的龙蜥族以及现在最为稀少的神裔种族泰坦巨人都没有与兰西因有任何层面上的交集,罗林也曾向诺达希尔请求与这三个种族进行联系但就连世界之树也无法和三个种族取得意见上的统一,这也是罗林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

    中午时分学院中,老学者们正在让学徒进行某种初级的试验,而解剖室中经常会有满身血渍的老人兴奋的提着手术刀把在外面呕吐的学徒抓进去,偶尔传来的爆炸声让正在辛勤建造家园的人们发出会心的笑容,罗林将铲子放到一旁,一个长着一对猫耳的小姑娘在母亲的祝福下将一杯开水递给为建造家园出工出力的罗林城主,罗林向小女孩道了声谢,将水一饮而尽,脸上传来毛巾略带粗糙的触感,塞西莉亚在身后擦拭罗林脸上的汗水,笑眯眯的说道:“罗林,蓝波族和美姬族已经派来正式的外交官,现在就等着你回去签字呢。”

    罗林笑道:“想往常那样吧,你知道我不擅长处理这种事。”

    “真是任性的孩子啊,好吧,就不打扰你重温孩童时堆沙堡的乐趣了。”

    罗林和居民们一同吃过不算丰盛但是足够填饱肚子的午餐,扛上工具准备开工,但工地口处传来的嘈杂声和辱骂声却让这个惬意的秋日午后变得嘈杂,罗林叹口气,知道自己一味避开和忍耐埋下的祸根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爆发了。走到村口,那个移民中的落魄小贵族班戈和他的刻薄女儿正在对从前身份为污秽者的众人冷嘲热讽,罗林从后方走来,公民们让开一条道,所任移民第一时间都没能认出眼前光着膀子的健硕少年是他们的统治者,人群内部开始议论纷纷,罗林没有放下铲子,平静的看着胖子,直到他犯怵连忙让女儿闭上那张喷壶嘴,罗林收回了目光,问道:“为什么吵闹?”

    班戈脸上的肥肉因为恐惧而抖了抖,他可清楚的知道眼前不起眼的少年的手段只惨烈,那夜的攻势中罗林一个人便杀掉了数个足够将自己切成肥的流油肉片的佣兵,精明的脑袋急速飞转,讪讪的笑道:“我们只是来查看大人您恩赐的居所的建造进度,没想到这些肮脏的污秽者竟然挡在大门不让我们看自己的房子,您说……”

    “你说谎!这是我们自己动手一砖一瓦建造的房子,凭什么交给你们!”一旁浑身是伤的少年忍着伤痛站了起来,在对方如毒蛇般无情和冷酷的眼神中悲愤的吼道:“这是我们的房子,谁都别想夺走!”

    “好笑,你们不是一直住在地洞里面像条狗一样活在这世上,什么时候有自己的房子了了,真是可笑,一条狗也配住人的房子,乖乖的滚回自己的狗洞吧、”

    “够了,”罗林的突然说道,但班戈的刻薄女儿却别过脸高声说道:“还真是对不起啊罗林城主,没想到您还真是宠爱自己的狗奴,为了他们却来训斥我们……”

    罗林将铲子随手一丢,说道:“木素。”

    兰西因的恶魔典狱官立刻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背后众人因为惧怕木素而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步,木素没想到罗林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召唤自己,连忙整理自己的着装,但衣服上的鲜艳血渍却是怎么也无法擦掉的,所以就此放弃,露出自己认为最端庄的笑容,仍然被人当做恶魔一样的存在,罗林的目的达到了,问道:“我从未说过这些房子是为你们建造的。”

    班戈露出心虚的神色,眼神躲闪,问道:“那敢问城主大人这些房子究竟是为谁所用。”

    罗林摊开手,在他的背后,众多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共建家园的污秽者站在他的背后,罗林说道:“属于谁该谁使用都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这些,是他们用辛勤劳动换来的,即使是我也没有资格用一句话夺走属于他们的一切,那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班戈神秘莫测的笑道:“城主大人,兰西因城内的一切都是您的,只要您一句话,没有人敢反对您的意志啊,这种小事,应该不用我来提醒您吧城主大人,果然您还是太年轻了。”

    对于观场上的惯用手段相当熟捻的班戈以为这是罗林在收买人心,罗林看出他的想法,笑道:“的确,我还是太年轻了。”

    班戈露出您很睿智的眼神,正想要开口,但罗林却握着铲子走到洋洋得意的班戈面前,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一铲子把足有三百磅的胖子拍飞!

    见领头人被城主拍飞,而且后者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诸多本着抢夺他人成果的平民都不禁产生了退意,刻薄的女儿甚至不敢去确认父亲的死活,罗林把铲子抗在肩上,走到因为疼痛而哭的鼻涕眼泪糊了整张脸,看见罗林向自己走来就连眼泪也写满了后悔,但想到那个人对自己的承诺,连忙喊道:“罗林打人了,大家都看见了,今天罗林竟然为了几个污秽者出手伤人,谁能保证明天他就不会s-a人!这样的城主还值得我们去追随吗!不,我们绝对不要给这种人做事,听我说,临边的温莎伯爵承诺给大家提供住所,工作!让我们去追随他不要再受这个恶魔的迫害……”

    罗林静静的听完班戈说完,他知道就这么一下那五万人中起码会有七成立刻离开兰西因,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罗林转过身,看见许多人已经产生动摇,走到一旁沙土堆叠的高处躺了下来,平淡的说道:“有谁想去追随那个温莎伯爵的,我不会阻拦,但是离开了就不要回来,你们的生死我不再负责,也没有必要负责。”

    众人都知道他们这些夹杂着各种各样人的平民是何等的不待见,就算如班戈所言去别的城市,恐怕也会被安排几个周都难以见到阳光的的繁重工作,但是眼前的少年城主似乎对他们的去往并不在意,在外的名声也以屠夫和恶魔居多,平民很害怕自己会被一个嗜杀的城主统治而终日惶惶度日,一时间很多人心中产生了迷茫,但是仍然没有一个人离开。罗林露出笑容,起身,说道:“但是,如果你们选择留下来和我一起受苦,一起建造我们的家园,即使现在,我能保证的不多,但却能保证一间不会漏风漏雨的屋子,能够填饱肚子的面包,我保证,再也没有人能够肆意的鞭笞你们,没有人可以辱骂你们,没有人能够轻易的夺走属于你们的一切!仅此而已,我不需要你们的为我效死忠,只想请求你们能够将兰西因当做自己的家园,将在我身后的人们当做亲人看待,我想说的就这么多,是去是留,请你们自行决定吧。”

    议论纷纷,一个紧张的青年站了出来,问道:“我们愿意追随您,但是您如何保证我们不会再被驱逐,而我们又能得到什么?”

    罗林说道:“一般的城主的任期为十五年,但是一般的城主大多无法在自己的位置上做那么久,有的老死在岗位上,但是我还年轻所有还不用去想这个,或许在将来我能够侥幸的在命运女神打个盹的时候不小心的被上面想起还有我这个讨厌鬼,或许还能在某一天捞个伯爵做做。但是说这个没有意义,我只想说终有一天我肯定会离开兰西因,那或许是三十四十年后的事情了,我终究会离开,但是你们和你们的子孙却会留在这里,不管城主换了谁,是我也好不是也罢,这里真正的主人,终究还是你们。”

    人们散去,回到自己临时的住所,没有一个人走,只有班戈和他的刻薄女儿被驱逐,闻讯赶来的塞西莉亚察觉到人们澎湃的凝聚力,笑道:“看来我似乎错过了什么。”

    罗林摇摇头,苦笑道:“我肚子里的墨水说出来也只会让身为妖孽的你取笑,太失败了。”

    “失败?”塞西莉亚知道罗林的演说并没有演说家慷慨激昂的煽动能力,这段演说确实能称得上是失败,但是……

    塞西莉亚轻轻环上罗林的脖子,说道:“你给了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

    “希望。”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召唤恶魔妞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召唤恶魔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召唤恶魔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召唤恶魔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