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历史军事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十三章 死前的告白

    聂紫怨离开之后,剩下的被困在阵中的五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一下真的没有人会来救他们了。真田里子缓缓的站起身走到栅栏边上,伸手摸了摸那堵无形的墙壁,“我们,是不是真的出不去了?”

    安若玄点点头,“理论上讲是这样的,所以大家不用再白费力气了。”

    何小刀似乎不想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赶忙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求助,但是一点信号都没有,这院子已经被彻彻底底的给封闭了住了。除非外面的人找到这里,否则,里面的人绝对出不去。

    林破天倒是没有太过悲观,招呼几个人一起进了小楼里面,希望能找到一些地道一类的东西可以爬出去。这是一座二层的小楼,里面的装饰很朴素,很简单,也很干净。有电视,有ma:'j-ia:ng,冰箱里面却是空的。地上有条锁链,看来韩天若之前就是被锁在这里了。桌子上面还有半瓶水跟六块饼干,应该就是韩天若吃剩下的---看着仅有的可怜巴巴的食物与水,几个人想哭的心情都有。与其被喝死饿死,不如自己了断了,倒也痛快。

    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面,全都沉默了。终于何小刀一咬牙先开了口,“如果过一天还是没有人过来救我们的话,我z-i'sa,然后你们吃我的肉,这样能多坚持几天。”

    “那我宁愿去死。”杰西卡说道,然后点了支烟,深深吸上一口,微微仰起头,“真没想到,我一回来就要死了,都还没有结婚呢,我都不知道穿上婚纱是个什么感觉。”

    林破天一愣,赶忙凑上前来,“穿婚纱有什么意思,洞房才有意思呢,要不我吃点亏,帮帮你?”

    杰西卡摆摆手,“没有食物跟水了,尽量避免剧烈运动。”

    看着绝望中的几个人,真田里子一手抱猫,一手搂着狗,看了看满面惨白的安若玄,“学长,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出去了吗?或者外面的人应该会来救我们的吧?”

    安若玄摇摇头,“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再哪里,而且就算知道了,困龙阵也不是说破就破的,对了,何小刀,你们出来的时候还有别人知道吗?”

    何小刀一愣,赶忙点头,“我徒弟知道啊?”

    “哦,那白费了。”安若玄沉沉的低下了头,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不少,“这一下龙泽爽歪歪了,在聂紫怨的帮助下,他很快就会解决掉其他的人,然后一统西区,我这么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了---”

    “学长,你别这么悲观吗!”真田里子赶忙说道,“我们一起经历了无数次的险境,每一次不都是化险为夷了吗,我相信这一次也一定会的。”

    这时候,林破天开始分发饼干,每人一块,也就是一口的量,然后把剩下的半瓶水跟一块饼干摆在中间,说谁要是受不了了用来应急,坚持一天到两天应该不成问题,如果到了第三天还是没有人来救他们,就集体剖腹z-i'sa,来个痛快的。

    “好了!”杰西卡一口把自己分到的饼干塞进了嘴里,“我们都快死了,大家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说出来,看看这最后的时刻还能不能实现,也算是走的安心了。”

    杰西卡这一句,无疑给几个人宣判了死刑,其实情况这个样子,外面的人能找到这里来救他们的机会绝对是微乎其微了,所以---的确应该做临终交代。

    安若玄长叹口气,“其实---我一直都有个心愿,就是我们一家人还能坐在一起吃顿晚饭,当年因为小曦被人抢走了,所以我把一部分的责任归到了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的身上,我想都是因为他们的疏忽才让小曦丢失了,其实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还好当时他们不在,否则一定会拼命抵抗,到时候---哎!”说道这里安若玄又是一阵悔恨,“这么多年,我一直用自己冷漠的心去对待周围的人,其实说到底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事,所以,连最后的见到爸爸妈妈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希望我死以后,小曦可以回去,一家人能够团聚,至于我,早就该死了。”

    “自从小曦丢失以后,我就认为只有自己足够强大了才能保护身边的人,但是我的确错了,曾经无数次的看着周围的朋友在生死边缘挣扎,我都是那样的无能为力,是我自己给自己锁上一层心之枷锁,是我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说道这里,安若玄淡淡一笑,看了看真田里子,“而且我还要感谢你,真田里子,因为是你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全新的看法---感谢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能陪在我身边,信任我。”

    真田里子脸一红还有点不好意思,她知道如果不是在生死边缘,安若玄绝对不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语,“学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为什么?”杰西卡、何小刀还有林破天大眼瞪小眼的盯着两个人,似乎该轮到真田里子讲心里话的时候了。一直以来,这个姑娘给大家的感觉就是单纯,仿佛整个人都是透明的,没有隐瞒,没有yīn谋。

    真田里子缓缓低下头,“我倒是没有想过太多,爸爸叫我漂洋过海来到这里,我就来了,然后遇到了学长,遇到了大家,之后我就不想离开了。也许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我们这一次要死在这里了,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总是会有无尽的勇气,那我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其实我的生活很简单,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爱着一个人而已,那个人就是你,学长。但是你身边还有一个秦暮雨,还有一个一直爱你的安若素,所以,我也不想给你添加太多困扰,至于最后,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希望学长能过的快乐。学长才是真正需要照顾的人,外表的强大终究不能打破内心深处的脆弱,所以,我还是会一直陪在学长身边---”

    “太感动了!”林破天抹了抹眼泪,“我很敬重你,真田里子同学,我的目的跟你一样简单,我只想跟在杰西卡身后,无聊的时候陪她聊天,有危险的时候可以跳出来帮她挡刀---”

    杰西卡一拍桌子,“别说这些了!”然后扭过了头。

    林破天淡淡一笑,“为什么不能说,咱们过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了是凶多吉少,所以,这些话我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还好我们没有直接死掉,如果不能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就死了,那才叫悲剧。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拿着一本圣经把我打了个半死---”

    杰西卡沉沉的低下了头,“好啊,说了这么多,你如果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跟我说,你可以跟我说啊!”

    “我怕会被拒绝。”林破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一次换做对面的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边的两个人了。

    “呵呵,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杰西卡说道。

    林破天一愣,站起身,鼓足了勇气,“好,我喜欢你,能做我女朋友吗,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杰西卡一愣,脸sè缓缓平静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扔出一句,“可是我不喜欢你---”

    “w0'ka-i!”何小刀、安若玄还有真田里子差点没直接死过去,这---这---太特么奇葩了。

    林破天长出口气,“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有什么啊,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但是喜不喜欢你是我的事。我知道,我是配不上你的,但不能因为这样就打消了我内心深处的真实感受,我还是会固执的喜欢你。”

    杰西卡淡淡一笑,“其实,上一次进攻九鬼邪教的时候,米罗在那次战役中丧生,从那一刻起,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等了那么多年,结果等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说到底我也是个很胆小的人,因为以前失去过,所以就害怕再次拥有,拥有了就意味着可能再次失去,我怕自己承受不住。”

    何小刀长叹口气,听了四个人的死前告白,他终于知道了,外表越是强大越是冷漠越是快乐的人,其实内心都是脆弱不堪的。“世间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何小刀语重心长的说道。四个人都愣住了,围在一起看着他。何小刀一愣,“你们干什么?”

    “你呢,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安若玄问道。

    何小刀一愣,沉沉的低下了头,“如果生命的旅程真的就快要到终点了,我唯一放不下的还是夏嫣---我想亲口对她说一句对不起。都已经过去两年了,每一次当我躲在暗处偷看她的时候,我知道她都有发觉,只不过没有揭穿我。当年是我不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听她的任何解释,到头来只剩下悔恨与内疚。其实,这两年我每天把自己麻醉在酒jīng里面,就是不想记起当初的事情,夏嫣绝望到让人心碎的眼神,就好像在对我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我伤到了她。那个我曾经最为迷恋的女人---”

    “我想,夏嫣应该明白你的心意的,她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杰西卡说。

    何小刀摇摇头,“但是我终究没有亲口对她说一声对不起,只希望我死以后她能幸福的生活,跟洛川将军在一起也好,他们很般配。不像我,我什么都没有,整天带着一群被这世界遗弃的人勉强的为生计打拼---”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这些话,也许永远都不会被说出口。死亡的临近终究会带给人们无尽的勇气,与心里面最终的大彻大悟。平凡也好,伟大也好,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所有的爱也都是平等的。

    死前的告白到此为止,屋子里面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原来没有人是快乐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驱鬼录之末世之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驱鬼录之末世之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驱鬼录之末世之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