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玄幻魔法 > 生死帝尊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生死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十四章 反身杀回

    这是追随刘九州的两位老奴之一,他的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死气,寿元将近,说不定数年之内他会坐化,成为一堆白骨。

    他的一双老眼浊黄,空洞而冷漠,再也看不到一丝生机与活力。

    “你怎么又回来了?”

    方岳看向老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老奴给他的危险,其实刘九州更强!

    他修道百载,经验丰富,虽然被卡在了一个瓶颈,难得寸进,甚至面临坐化,但被压制到后天巅峰时候,他未必会所谓圣子圣女级的人物弱多少。

    “老奴自然是来取你项人头的!楚梦莹小姐,心胸宽广,不计较过往。放你一马,太一剑宗的名声却容不得你来玷污!楚梦莹小姐,不能在世俗界留下一个所谓的未婚夫。

    既然九州公子和梦莹小姐,不愿意在手沾染太多的血腥,那么便只有老奴出手,送你归西,来做这样一个恶人了!”

    老奴阴声恻恻,给人一种恍如厉鬼的感觉。

    “交法宝,跪下来受死,老奴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老奴的语气低沉,但却铿锵坚定,在他的眼里,方岳已经是一个死人,难以再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你过了!我已经说明,方岳是我的人!你若杀他,等于在抹杀我的颜面!”

    田馨儿冷哼威胁。

    她没想到刘九州手下的一位老奴居然会去而复返,劫杀方岳。

    “田馨儿小姐,您身子娇贵,最好不要参与这种打打杀杀。老奴我不愿伤你,但也不想放任方岳离开!”

    老奴有恃无恐,算是面对田馨儿都毫无畏怯之心。

    他佝偻的身影,全部都已经被死气淹没,看起来好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一样。

    “可是我偏要护他,你又能怎样?”田馨儿并不死心,一个老朽的奴仆而已,难不成还敢与她叫板吗?

    田馨儿有自己的底蕴。

    算是深入密林世界,她也可以保证全身而退。

    老奴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黄色的大板牙。

    “既然如此的话,那老奴只能得罪了!”

    老奴的手,一座手指粗细的玲珑宝塔忽然飞出,它在空快速放大,最后真的化成了一座高塔。

    高塔七层,每一层的四个檐角都是微微翘,挂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雕塑,向着镇守四方圣灵。

    田馨儿猝不及防,被zhe:n压在高塔之下。

    “你个老东西快点把姑奶奶给放出去!”

    田馨儿被困在高塔之,她惊讶的发现,一时间,自己居然无法挣脱!

    “馨儿小姐,不必挣扎了!这是一件禁器,一共可以施展三次。每次施展,宝塔的内部,都必将产生一道裂痕,三次耗尽,此物便会作废!但饶是如此,这件禁器也是太一剑宗花费了大代价才炼制出来的。

    除非在这密林世界,馨儿小姐可以不受规则的压制,施展出超越先天的力量,否则的话,这座宝塔几乎牢不可破!”

    老奴的声音阴恻,其还带着一丝得意。

    天魔教的圣女又当如何?在太一剑宗的面前,不还是照样吃亏?

    “不过馨儿小姐放心,我不会将馨儿小姐怎样的!只要我杀了这个侮辱太一剑宗名号的方岳,自然会收起宝塔,向馨儿小姐道歉谢罪的!”

    田馨儿在宝塔里狂轰滥炸各种手段都施展殆尽。

    可一切无用,她果然难以挣脱宝塔的束缚,逃出升天。

    “嘿嘿,方岳,这下子没有了天魔教的圣女给你当靠山,我看你怎么活下来!”

    老奴看向方岳,好像是一头大灰狼见到了无主的小绵羊。他的双眼冒出绿光,对于方岳刚才那件能够盛装六丈古树的法器,他很是心动!

    “其实,刚才我提出的建议照样有效,只要现在投降,跪下来受死,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老奴说着,下巴微扬,这好像是一种莫大的恩赐,是对方岳最大的奖励。

    “你个老帮菜,有本事来杀我啊!别打嘴炮!你知道吗?小爷最恨的是你这种光说不练的人了!”

    方岳没有露出丝毫恐惧的神色,正相反,他异常的兴奋,在摩拳擦掌似乎是准备大干一场!

    “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奴的面色阴沉下来,打嘴炮?还从没有人这样的讽刺过他。

    “嘿,小爷酒精过敏,从不喝酒!管你什么敬酒和罚酒,统统不吃!”

    方岳越发的张扬,这是在赤.裸裸的嘲讽,在吸引仇恨!

    老奴面色漆黑,二话不说,迈前一步,要一只手zhe:n压方岳,让他知道得罪自己,得罪太一门的下场。

    老者的手掌动了,在天空快速放大。

    那苍老的手掌,转眼间,宛如磨盘大小,铺天盖地,向方岳砸落而来!

    方岳站在原地不动,他的嘴角忽然翘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他的手掌一挥,九杆阵旗落下,分别落入到了九个不同的方位之。

    一股火焰轰然而出!

    幽蓝的火焰滔天,地火勾动,焚烧四野。

    老者的手掌瞬间成灰。任由他神通绝世,也不可能在后天巅峰的境界施展出太强的威力。

    反而是阵旗勾动的地火不受限制,它肆意咆哮,焚烧万物!

    这是天威,不可抵挡!

    “不!”老者目眦欲裂,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掌被焚烧。他的神通大碑手被彻底破掉,意味着从此以后再也无法施展出来!

    “小子,我要杀了你!”

    老者身藏青的道袍闪烁光芒。这道袍的光,竟然暂时抵挡住了肆意蔓延的地火。

    这是一件法器,品阶不明,纵然在这片密林规则的压制下,仍旧可以施展出不弱的力量。

    这是老者的底牌,同时他的嘴角也在抽搐,这件宝衣是他的祖流传下来的,算是先天巅峰的手段都很看击破,可是在这片天地间,宝衣的作用受到了压制,纵然暂时抵挡住了地火的灼烧,但仍旧有一股焚人心魂的力量扑面涌来,更要命的是,强行激发宝衣的威力,导致它的使用寿命大大缩减。

    本来,还能够再用个百八十年不成问题。可是在密林世界规则的压制下,它还能够再动用两次算不错!

    这是保命之物,价值无量。

    老者的心在滴血。

    今天不杀死这个方岳,都对不起他身的这件宝衣。

    老者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剑光冰寒,剑影落下,恍如一道流星从天外坠落。

    “太一剑宗,天外来仙!”

    老者动了杀气,强行激发出体内的气血。他势要一击绝杀,将方岳击毙!

    方岳不慌不满,退后一步。

    他的脚下,成片的阵纹被激活。

    一层青色的光幕,挡住了老者的剑气。

    叮的一声,光幕微微颤抖,随后挡住了老者的天外来仙!

    这片世界,满地阵纹,四处都是风水绝地,每一寸土壤里,都浸满着惊人的杀机,纵然只是激活其万分之一的威能,都可以轻松绞杀先天境的强者!

    “这里是我的主战场,你的老棒子既然来了不要走了!”

    方岳冷笑,这太一剑宗欺人太甚,三番两次都想要杀他,真的以为他是软捏的柿子吗?

    老者怒吼:“有本事武道对决!凭借阵法算什么本事?”

    “你个老东西要不要脸,你修道多少年,劳资才修炼了几天!给我十年时间,劳资一根手指zhe:n压你!”

    方岳对骂,打嘴仗,他方岳还怕过谁!

    宝塔里面的田馨儿安静了。

    她发现方岳竟然自己也可以对付那太一剑宗的老奴。而且看局面,方岳好像是占据了风。

    这样的战果,有点让人意外,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很高看方岳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低估了他。

    “阵法师,果然是深不可测,纵然修为不济,可一旦到了特定的场合,无惧一切敌手,管你老辈名宿还是绝代天骄,都可以统统灭杀,使之饮恨!”

    田馨儿自语,眸子里绽放出来惊艳的光。

    她下定决心,不惜代价,一定要把方岳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之。

    “太一剑宗,万剑朝宗!”

    老奴再次激发体内残余的气血,腰板挺起,仿佛要回到巅峰时候的状态。

    如潮的气血轰然拍落,万点剑光从天外落下!

    叮叮咚咚!

    无数的剑光细密如雨,落到了青色的屏障面,青色的屏障,每一次被银色的剑光击打都会微微的摇颤一下,然而,万道剑光剑光落下,青色的屏障始终摇颤,却不见有裂纹出现。

    剑雨散去,老奴咳血,他的面色煞白,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他的寿元无多,气血枯朽,刚才的手段已经是最后的一点回光返照!

    “哈哈,你杀不死我,你杀不死我!”

    方岳在青色的光幕下扭着屁股跟老奴得瑟。

    老奴更是一口气血逆涌被气的哇地一声,吐出了黑血。

    “我懂了,这一切都是方岳故意的!这阵法有缺,应该是只能够被动防守,而无法主动攻击!方岳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耗尽太一剑宗老奴的力量,不战而胜!”

    宝塔里的田馨儿自语。但声音却一个字不拉的落在了老奴的耳朵里。

    “不愧是天魔教的圣女是聪明!”

    方岳竖起了大拇指,赞扬说道。

    老奴快要被气死了!怪不得方岳这么欠揍,原来是在拉拢仇恨,刻意让自己出手。

    老奴的两眼发黑,可怜他精明一世,居然栽在了方岳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

    “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要活剐了你!”

    老奴转身欲走,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玲珑宝塔的边缘已经有一道道裂痕出现。

    田馨儿,毕竟是天魔教的圣女,纵然是禁器都困不住她,等到田馨儿脱困。他想走都难。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生死帝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生死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生死帝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死帝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