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中文 > 其他类型 > 农家小子闯红尘 > 章节正文

上一页 | 农家小子闯红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1088章 拿下

    元秋生见此情况,抬起脚来,往前挪去。他走到朱立诚身边的时候,狠狠地剜了对方的一眼,然后从鼻孔里面冷冷地哼出了一声。看那状态,恨不得上前一口把他给吞了,方能解其心头之恨。

    朱立诚却并没有和对方计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心里非常清楚,从这一刻开始,元秋生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市.委副书.记、市.长了,等待他的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有什么必要再和对方较劲呢?

    元秋生见朱立诚对他不屑一顾,心里不爽到了极点,他知道此刻他已经没有再和对方叫板的资本了,只好继续往前走去。到了梁之放跟前的时候,他两眼鄙视着对方,冷冷地说道:“梁之放,你会后悔的。”

    他的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俱是一惊,尤其是朱立诚和梁之放。他这话要是对朱立诚说,倒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有今天的这个结果,说得不好听一点,完全是拜对方所赐。现在的情况是,他对着朱立诚只是轻哼一声,而冲着梁之放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让人很是不解。

    元秋生不管众人疑惑的目光,说完这话以后,便直接往前走去。吴正恺见状,冲着梁之放和朱立诚笑了笑,做了一个留步的动作,便往电梯间走去了。按说对方的级别也是正厅,和市.委书.记、市.长相当,尽管是来办案的,但作为地主的梁之放和朱立诚送一送也未尝不可。两人借着吴正恺的手势都借此止住了脚步,这里面有一个情况使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要知道被省纪委的人带走的可是市.委副书.记、市.长元秋生,此时,不管梁之放还是朱立诚都不宜做出太过出格的举动来。那样的话,容易遭人诟病,人家会下意识地认为,是你梁之放或是朱立诚早搞元秋生,否则的话,你怎么表现得如此主动呢?

    吴正恺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冲着两人做了一个止步的动作。看来他没少干这样的事情,经验很是丰富。

    等省纪委的人带着元秋生离开以后,朱立诚和梁之放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感觉到了几分尴尬。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已经被带走了,他们这两个客人似乎也没有再待在这儿的道理了。

    梁之放冲着朱立诚说道,立诚市.长,来我的办公室坐坐。说完这话以后,他便抬脚往屋外走去。朱立诚见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也跟在对方后面往钱走去。

    两人离开以后,一直站在门边大气也不敢出的赵凯这才缓过神来,他木然地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到现在他还没有缓过神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老板怎么会被省纪委的人带走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过了许久以后,他的脑海里才冒出一个念头,他被人带走了,那我该怎么办呢?他猛地才沙发上坐直身子,嘴里喃喃自语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朱立诚和梁之放两人对面而坐,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茶杯上,仿佛上面雕了花一般。

    梁之放的秘书胡学文将两杯茶放下来以后,就悄悄退了出去。一大早,老板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心情还是不错的,但自从朱市.长来过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得知元秋生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以后,他就明白老板心情不好的原因了。这会见老板和朱市.长一前一后走进了办公室,他帮两人分别倒了一杯茶以后,就悄悄退了出去。

    两人坐在那久久都没有开口,朱立诚心里很清楚,对方是在等着他给起一个交代呢,他之所以不开口,是想好好构思一下,怎么样才说动对方。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事,让梁之放惦记上过他,那可真有点得不偿失了。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朱立诚才缓缓地开口道:“我从省组织部下来的时候,已经上了车了,崔老部长特意把我叫了过去,然后说起了古尚志的事情,他让我到市里以后,帮他查一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答应了他,所以……”

    朱立诚随即便把他刚到市里的当天晚上,家里就进贼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到这以后,他故意停顿了片刻,又将其去西山县古尚志的老家遇到古若馨时,对方的那句无心之语——真警察、假警察,给搬了出来。说完这些以后,他就不再开口了,点上一支烟,一口一口地抽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梁之放才把屁.股往沙发里面移了移,盯着朱立诚看了两眼,用一种很是随意的语气说道:“不管怎么样,事先向我打个招呼,让我知道一下怎么回事,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朱立诚之前除了考虑如何切入以外,另一个重点考虑的就是对方现在问的这个问题,不管转多少个弯,他都无法回避。如果不能给对方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极容易把事情搞糟。

    朱立诚初到泰方的时候,梁之放也曾动过把对方拉拢过来的心思,毕竟两人在沽源市的时候,有过简短的合作,也算是有这样一个基础。当他向对方露出这个意思的时候,朱立诚一口回绝了。他的观点是想要投靠的话,谈不起来,如果进行合作的话,倒是有可能。接下来的几件事情,两人或事先预谋,或误打误撞,进行合作以后,都收到了不错的效果,因此坚定了彼此之间合作的信念。

    现在这个时候,朱立诚如果稍有不慎的话,极有可能和梁之放反目成仇,那样的话,接下来他要再想开展工作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这会他非常在意梁之放的态度,这是他在搞掉元秋生以后最为关键的一环,绝不能出现误差。

    由于之前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当梁之放问出这个问题来的时候,朱立诚一点也没有犹豫,立即给出了答案。这也是他的策略之一,如果在这仔细权衡半天,才回答对方的问题,那么就算是说的真话,梁之放也未必就会相信。

    朱立诚看着梁之放,一脸严肃地说道:“书.记,这件事情我处理得确实有所欠缺,今天在这郑重向你道歉!”

    他的这番话很出乎梁之放的意料之外,他脸上写满了惊讶的表情,但短短的两、三秒种以后,他将其掩饰了过去。梁之放挪了挪身子,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然后在把茶杯放到桌上的同时,开口说道:“立诚市.长,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不是道歉,我只想要一个解释,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梁之放不愧是老江湖,他是绝对不会被朱立诚的道歉神马给忽悠去的,刚才之所以一愣,只是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这时候老这么一出,不过他很快就定住了神,紧抓住事情的关键之处,向对方发问。

    朱立诚对梁之放也非常了解,他也没有指望刚才的那番话就把对方忽悠住,那只不过是他的开场白而已。对方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他当然不能再装聋作哑了,朱立诚把身子前倾,然后把肘部分别放在双腿的膝盖上。等把这个动作做实在了以后,他冲着梁之放开口说道:“书.记,恕我直言,之所以事先没有和你通个气,主要是担心你下不了这个决心。要是将这样的害群之马再留在队伍里面,我们上对不起领导,下对不起百姓,甚至都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

    梁之放听到朱立诚的这话以后,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目光,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完全搞清楚元秋生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在这之前,朱立诚只告诉他关于元都广场的事情,并没有说到古尚志的女儿古若馨被绑架的事情。现在他听朱立诚说得如此慎重,猜到可能还有其他事情,所以他没有开口,而是非常淡定地看着朱立诚,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朱立诚见状,没有犹豫,就把古尚志准备去省里举报元秋生,而对方却让人绑架了他的女儿,结果古在高速公路入口处违章掉头,最终导致了车祸的发生,从而使得古尚志命丧黄泉。

    听到这一番话以后,梁之放愣在了当场,过了好一会以后,他才出言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这话只说了一半,后半句被他硬生生地吞了回去。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错了,这时候朱立诚怎么可能和他扯谎呢,所以后半句也就没有必要说了。

    朱立诚当然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他既然只说了一半就收回去了,那他也就没有回答的必要了。

    梁之放经过短暂的震撼以后,立即回过神来了,他冲着朱立诚说道:“立诚市.长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呀,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农家小子闯红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家小子闯红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家小子闯红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农家小子闯红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